精神的田園

出版社:華夏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0
ISBN:9787508017990
作者:
頁數:351頁

書籍目錄

目 錄
徐根寶
張燮林
錢 程
靳羽西
王嘉廉
馬曉春
徐益明
馬俊仁
張士柏
金志揚
田文昌
徐 虎
馬承源
王軍霞
孿敏寬
喬 紅
熊 倪
張 穎
蔣丞稷
胡榮華
李名儀
胡克惠
孟慶豐
董竹君
沈 策
陳李婉若
李昌鈺
顧大為
莫 虎
郭鶴年
何柱國
楊鐵梁
茅于燕
劉 ?
耿昭杰
譚崇仁
許峰雄
汪嘉偉
張 雄
葉江川
余東風
鄒振先
黃玉斌
李永波
何厚鏵
梁披云
柯正平
遲尚斌
郝海東
申紀蘭
曹春生
董萬瑞
龔谷成
張肇達
謝 軍
張朝陽
呂紫劍
羅有名
桂 桑

作者簡介

伴隨著“東方之子——濃縮人生精華”這句口頭禪生活了六個年頭。作為《東方之子》欄目的制片人,我有幸結識了兩千多名“東方之子”,雖然多數未曾謀面,但在我心中,卻永遠保存了他們真實而生動的面容和言語。這是一份難得的感受性材料,也同樣是這個變動著的中國社會的濃縮,它以人的命運和感受展示了一段歷史。    什么樣的人才能進入《東方之子》,或者說在《東方之子》節目中樹立什么樣人的形象,一開始我們做了如下定義:其業績或經歷在當今能引起公眾對其人生歷程、內心世界、發展技巧的廣泛興趣;其業績或經歷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社會,”的多樣性、變動性,為當代觀眾提供多方面的啟示、多色彩的感受和多層次的興趣。    這里我們強調的是對觀眾的啟示和收獲。當然是以人物的命運和感受能引起觀眾的共鳴為前提。然而久而久之,《東方之子》以真名頭的響亮,確立起輿論地位并被重新理解。在很多人眼里,它是一種稱號,它所推出的只能是對國家、對民族有貢獻的人于是就有了“東方之子”淪為階下囚、“某某拒當‘東方之子’”的渲染。    現實社會就是這樣,人們妥協于日常的瑣碎生活,活著本身就能證明自己的能力;而在意識深處,人文主義的思想信念依然固守,英雄的人格力量照樣打動他們。自從盤古開天地,中國就是傳頌英雄和神話的地方。現在有人卻說這是個“普遍平庸”的時代,傳統的英雄已經死亡,面對價值體系的錯動,信念的動搖帶給我們無奈的情緒。但我又無法說明,《東方之子》的存在及其影響證實了什么。當我們用文化人的眼光冷靜地看待他們,可以歸結為一種純粹個人存在的本能抗爭,但一經還原生活,原來是那樣豐富多彩。    當電視的發展,使它有能力關注和尊重人的時候,我們不會放棄任何機會。“不以成就論英雄”是我的一貫主張。成功、金錢和地位只體現人生追求的表層價值,人生在世,是否幸福與滿足,最終要看他的精神世界是否富有。然而,意義與價值體系的演變,現實對理想的反差與背離,使大到社會群體、小到我們節目的制作者、審片人,都無法統一于單一的評價標準。因此,這些“東方之子”不可以當作一把尺子,但可以是一面面鏡子,反映出這個時代。體驗他人之體驗,是否能讓我們的內心亮堂些呢?    我驚異于與世紀同齡的“東方之子”所經歷的層出不窮的社會動蕩,身處世紀之末,更應以嚴肅的態度整理和保存他們的口述,給后人留下一筆珍貴的財富。    我尊重固執己見的人,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沒有動搖,沒有困惑,生活的磨礪使他們應對有方而充滿自信。    我喜歡愛憎分明的人,或許他的動力就來自于對家人、對事業、對國家的熱愛,憤世嫉俗才使他建功立業,敢于聲言自己的愛、恨,必是性情完整的人。    我羨慕有志之士,一生都在不斷追求,說明他目標明確,信念堅定,快樂因奮斗而得來,成功的喜悅可以洗刷他的一切痛苦。我推崇淡泊名利者,這樣的人必定修養扎實,從來不會有失落感,曾經滄海難為水,叫做“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純粹的”人。    我敬佩以天下為己任者,雖說沒見過“毫不利己、專門為人”的,但犧牲自己,一心為國的,大有人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憂后樂,是高尚的人。    這部訪談錄,記下他們的真情實感,這些“東方之子”都是我喜愛的人。同樣,我也敬重那些拒絕進入《東方之子》的人。不過我想,一個本來就有名有姓的人,不該只會“悟道”,更應懂得如何去“傳道”。    80年代末,電視的導向作用被空前地挖掘出來,爾后的沉寂似乎已靠政策的寬松打破,但電視的功能除了提供信息和欣賞外,它的引導作用并非已被我們認同。我極其反對丟棄中國電視傳播教化這一法寶,同時我也堅決擁護把接受與判斷的權力還給觀眾。能夠傳遞不同的聲音,展示多元化的視角,才是大眾傳媒的合理狀態。    電視是商品社會的產物,電視節目或許融入了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但與其他藝術品不同的是電視節目同時具有商品屬性,它的消費者即是受眾。我曾經極力反對把電視當作藝術來追求,用心是在提醒同仁不要過于執著,以免孤芳自賞而忽略受眾的存在,因為電視與音樂、舞蹈、美術、戲劇、故事電影、紀錄電影等藝術嫁接的時候,它起到的只是轉播的作用。令人遺憾的是電視的市場尚未打開,既受宣傳任務和大臺壟斷的客觀制約,又有從業人員的素質局限,前者有目共睹,后者隱藏于我們的潛意識。當我們想方設法披露事實真相的時候,可能擺出一副宣教嘴臉,使用過于夸大和教條式語言,在我們的靈魂深處,文革的遺毒并沒有肅清。一位作家說過:即便是下決心做一個徹底透明的人,也還有骨血里的文化在暗中制約。因此,對于電視工作者來說,研究和掌握一種面對受眾的表達方法至關重要。    《東方之子》節目的主要標志是人物訪談,訪談是一種節目形式,也是我們的表達方法,從世界電視節目的發展看,“訪談”是一種趨勢,而在國內卻非常稀薄,可以說《東方之子》是開創性的。這里我看到:中國人以前說話的機會實在太少,以至一時不知如何開口;中國人真想發表言論,一有機會竟是那樣精彩;中國人心地善良,通過努力獲得的成績,總忘不了領導與群眾曾給予的支持……    《東方之子》的人物訪談,是通過主持人與被訪者的雙向交流完成的。在訪談過程中,要求主持人做到以下幾點:1.主持人應著意把握“焦點”,即被訪人獨特的業績、經歷與個性,以此作為整個交流過程的核心;2.不以介紹其業績與經歷為主,不鋪陳其成功或經歷的具體過程,而著重展示其獨特的內心世界、感受,以寫意方法,從“焦點”切入抓住若干主要方面,深入開掘,以點帶面,勾勒出獨特的人物形象;3.注意人物具有的新聞性,但點到即止,不刻意渲染,以區別于常見的新聞報道。特別注意挖掘與展示人物未曾被發現的、有價值的獨特面,再造新聞;4.根據當今最廣大觀眾的基本需求,側重揭示人物的“變”,即對時代快速變化的應變能力、反應能力和相應的行為選擇取向。總之,這種人與人之間面對面交流的訪談節目的出現,給中國電視帶來了巨大變化,它不是簡單概念的灌輸和赤裸裸的渲染,不再是作者的主觀操縱和一廂情愿。    《東方之子》的訪談風格,已經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主持人談話帶有較強的個性色彩,與以前電視記者的采訪有很大不同,擺脫了空話和套話。在《東方之子》節目中出現的主持人先后有十五六位,出身幾乎都是學者和記者,他們以自己的學識和閱歷,思想深度和獨特角度,在為觀眾傳遞客觀信息的同時,也提供思考和判斷。當然,目前尚有許多不盡人意之處,比如,語言的禁忌使他們缺乏幽默,思想的障礙使他們活躍不起來,相信隨著社會的發展,在未來的中國電視屏幕上,各領風騷的將是這樣一些人。    記錄歷史是一個電視工作者的責任,傳播思想,倡導風尚更是我輩的使命。說到底,我們的工作無非是記錄與傳播。電視的播放畢竟有它的局限,再傳播的意識驅使我們以筆錄下節目內容,以書出版,分饗讀者。細心咀嚼,慢慢讀來,自然會有更深的理解。


 精神的田園下載



發布書評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20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