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父張謇

出版社:張緒武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8-12出版)
出版日期:2008-12
ISBN:9787532625130
作者:張緒武
頁數:244頁

章節摘錄

變法平議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之變后,清政府在內憂外困的情況下,為了取悅列強并欺騙人民,年底發出準備變法實行新政的詔諭。劉坤一即電邀祖父、何嗣餛等到南京商談,祖父與湯壽潛、沈曾植、鄭孝胥等經反復研究和交換意見,花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撰寫了《變法平議》,全面表達了他的政治主張。《變法評議》主要體現了“法久必弊,弊則變亦變,不變亦變。不變而變亡其精,變而變者去其腐”的指導思想。內容涉及吏、戶、禮、兵、刑、工六大部類42項,是推進上下全面改革的系統計劃。章開沅教授談道:“根據既往變法失敗的教訓,作者(張謇)特別強調‘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主張寧可持重緩慢一些,千萬不可再蹈‘躁進’覆轍。”同時認為,祖父“把變法的具體內容區分為三大端:一是‘必先更新而后舊可滌者’;二是‘必先除舊而后新可行者’;三是‘新舊相參為用者’。……第一種是先立后破,第二種是先破后立,第三種是新舊融合。張謇最重視的還是第三種,主張‘上破滿漢之界,下釋新舊之爭’,并把這種折衷調和路線看作‘變法之命脈”’。

前言

我不是佛教徒,卻很相信緣分,與緒武同志的結識就是一種緣分。1962年我有南通之行,正式踏上張謇研究的漫長道路,但卻一直未能與緒武同志相晤。因為他大學畢業不久,即去北大荒,遠離家鄉將近30年。其實,即令當時他在南通或上海、南京,我也很難從他那里獲知什么有關張謇的歷史與文獻的信息。因為他是在張謇逝世兩年以后出生的,而7歲又失去父親,對祖父本來就知之甚少。何況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人們的“階級斗爭觀念”特強,特別是剝削階級家庭出身的子女,哪個不是極力與家庭劃清界限。我研究張謇卻不研究自己的曾祖父章維藩,也是怕別人說自己為剝削家庭歌功頌德。所以,我在南通結識了許多研究張謇的同行,卻偏偏沒有結識任何一位張謇的后裔。直至1979年緒武同志才得以回到家鄉工作,是開放改革的新時代,為我們提供了結識的機緣;是張謇研究的共同責任感,促成我們成為密切合作的伙伴。整整消磨了將近20年的艱難歲月,研究者與研究對象的直系后裔才走到一起,這種緣分又是多么值得珍惜。從此,我們共同策劃歷次張謇研究會議,協助組織張謇研究隊伍,促成相關學術論著出版……緒武同志習慣于把曹從坡、穆炬等南通本地張謇研究者稱為“老戰友”,我雖非當地土著,大概也可以忝列為“老戰友”吧!作為中國近現代史研究者,我有幸與許多歷史名人后裔結識,并且在研究工作進程中經常得到他們的指點與幫助,而與我合作關系最為密切且持續最久者首推緒武同志。他為人謙虛樸實,熱誠直率,所以初次見面即如多年知己,沒有任何客套就進入實質性的工作探討。最使我傾服的是他對歷史學者的理解與尊重,決不從個人親情出發,影響乃至干預客觀的學術研究。在這方面,他與居正的孫女居蜜博士非常相似,不管學者對于自己祖輩如何評價,只要是客觀公正的探討,他都持理解與寬容的態度,熱情給以資料乃至經費的資助。如林濟教授多年以前的習作《居正傳》,盡管對傳主有較苛刻的批評,但居蜜仍然贊賞其勤奮與才情,熱情地向我推薦他來華師攻讀博士學位。學術是學術,親情是親情,兩者不可混為一談,正如政治不可與學術混為一談。可以這樣說,我與緒武同志的友誼建立在理性基礎之上,所以才能這樣深摯,這樣持久。1979年以后,由于公務繁忙,緒武同志雖然潛心研究祖父,但畢竟難以親自撰寫完整的傳記。直至2004年初,他才稍得余閑,擠出時間認真讀書,搜集資料,走訪故地,請教長者,為《人民政協報》專欄《張緒武心中的祖父——張謇》撰文,一周一篇,累計50則。現今即將出版的《我的祖父張謇》一書,就是以這50則記事為基礎,幾經修改整理而成。通讀全書,可以全面系統地了解張謇這位中國近代化開拓者的壯美人生。傳主有一段習慣話語:“天之生人也,與草木無異,若遺留一二有用事業,與草木同生,即不與草木同腐。故踴躍從公者,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鄙人之辦事,亦本此意。”在張謇看來,人生來就是為了做事;而所謂一二有用事業,主要就是為了國計民生。翁同龢為大生紗廠書寫對聯:“樞機之發動乎天地,衣被所及遍我東南。”翁張師生之間相知之深,為常人所不能及,實乃流傳千古之佳話。民生二字為動乎天地之人間樞機,大生之創辦無非是從“衣被東南”做起。從大處著眼,從實事著手,這就是張謇永遠值得世人學習的優長之處。張謇為國計民生辦有用之事,真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我稱之為“春蠶精神”,這種精神已經被后裔傳承,并且影響了許許多多仰慕他的有識之士。最近,緒武同志強邀我為季直先生大魁捷報書跋。我字既拙笨,文思更滯,但話語確實發諸至誠:“大魁天下不戀官,實業救國成儒商。鞠躬盡瘁創偉業,春蠶精神永留芳。”謹以此作為序之結語。

媒體關注與評論

在中國近代史上,很難發現另外一個人在另外一個縣辦成這么多事業,產生這么深遠的影響,而至今在這個地區仍然到處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  ——章開沅著名歷史學家、教育家,曾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歷史學科評議組召集人  華中師范大學校長。講到中國的民族工業,有四個人不能忘記。講到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講到輕工業,不能忘記張謇;講到化學工業,不能忘記范旭東;講到交通運輸業,不能忘記盧作孚。  ——毛澤東張季直先生獨力開辟了無數新路,做了三十年的開路先鋒,養活了幾百萬人,造福于一方,而影響及于全國。終于因為他開辟的路子太多,擔負的事業過于偉大,他不能不抱著許多未完的志愿而死。這樣的一個人,是值得一部以至于許多部詳細傳記的。  ——胡適南通是我們全國公認第一個先進城市,南通教育會和各團體是我國教育界中的先進者,他們價值之高,影響之大,國人共知。  ——梁啟超

后記

新中國幾代領導人都談起過祖父張謇。20世紀50年代,毛澤東主席對黃炎培說:提起中國民族工業,有四個人不能忘記,重工業不能忘記張之洞,輕工業不能忘記張謇,化學工業不能忘記范旭東,運輸業不能忘記盧作孚。改革開放的90年代,江澤民主席談道:“張謇是前清狀元,后轉向共和,任孫中山臨時政府實業部長,了不起,他辦了許多工廠、學校,為后人留下很多有益事業。”我也曾有幸在中央邀請民主黨派領導和民主人士共賀春節的宴會上,多次聽到江澤民主席向與會者談起祖父的有關情況。改革開放初期,1989年4月1日(胡耀邦同志逝世前十五天),我去看望在家中休息的胡耀邦同志,他對我說:“你祖父是近代歷史上一位偉大的人物,為國家富強、人民幸福,創建了許多企業,興辦了許多學校,捐贈、舉辦了許多慈善事業,他是做實事的人。”他們的講話是對祖父一生的肯定,對我們后人無疑也是鞭策。但就我自己來說,對祖父的理解是很不夠的。祖父去世后的第二年1928年,我方出生,本來可以從父親那兒聽到祖父更多的軼事。但十分不幸的是,我方7歲,父親就永遠離開了我們。不到兩午,抗日戰爭爆發,國仇家難,奔波流離,自身尚無寧日,家中往事更難以關注。新中國誕生不久,我從祖父創建的“南通學院”畢業,立即奔赴東北北大荒工作。三十年風風雨雨,既遠離家鄉和家人,也很少有時間閱看有關歷史書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全國,一切發生了很大的變化,1979年初,我回到南通,家鄉社會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許多不愉快的事已經過去,在新的形勢下,張謇研究已緩緩而起,我有機會追隨各位專家學者,學習和研究近代史,對祖父奮斗的一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2003年3月,全國人大、全國政協換屆,承蒙組織關心,我從全國人大轉到全國政協任常委。《人民政協報》張寶金同志和劉艷同志熱情地找到我,希望我寫點有關祖父的文章。我有顧慮,因我不善于寫作。但經不起他們一再鼓勵和勸勉,盛情難卻,我表示先寫一兩段,如不盡人意,可以停下來,他們同意了。未想到《人民政協報》專為我設立了《張緒武心中的祖父》一欄目,我騎虎難下,盡力系統地閱看了一些書籍,收集了一些資料,請教有關專家學者,走訪前輩,親歷故地,寫作的過程實際是自己再學習的過程,也是在我人生的晚年,補上了不可缺少的一課。一周一文,2004年底,不覺完成了五十則,即現在《我的祖父張謇》的藍本。我很幸運。我父親撰寫的《南通張季直先生傳記》(胡適先生喻為“愛”的工作)和我國著名的史學家章開沅先生撰寫的《張謇傳》終年終日與我為伴,給予我十分豐富而珍貴的素材。往往在深夜,已閱看過數遍的一段文、一句話,又使我產生了新的體會,身不由己地又坐到寫字桌旁去。家鄉人、也是我的知友趙鵬君撰寫的《狀元張謇》以及其他專家學者的論著同樣給予我無盡的養料。前幾年,我走向黃海海邊——當年祖父率領千軍萬馬開墾的地方,茫茫滄海,風潮依舊。三余鎮書記張劍冰同志對我說:“通州是國家產棉大區、重要的棉花基地,至今將近一百年了,張謇創建墾區的布局、格局、水利工程、農田基礎設施等仍發揮著良好的作用,我區尚有五萬多畝灘涂等待著新的開墾,但因資金缺少,多年未能如期進行,鄉民們想念張四先生呀!”20世紀90年代,我到日本最北端北海道地區,即1903年祖父赴日取經的地方訪問,札幌市市長對我說:“中國開放已多年了,到日本各地談生意的很多,但因北海道路途遙遠,氣候寒冷,來札幌市的卻很少。因此,回想到一百多年以前,1903年時,交通更不方便,冰天雪地,荒蕪一片。張老先生為了國家富強,為了中日友誼,為了取經,長途跋涉,頂風破浪,來到這里,太使我們日本人民感動了。這塊土地上,永遠留下了他的足跡,是不能磨滅的紀念,我們敬重他。”祖父一生志高心堅,風起云涌,深深地進入了我的腦海,無形中促進我更好地完成我這本并不完美的學習筆記。深切地希望,各位讀者在飯后茶余,從書中了解到祖父一些既平凡而又樸實的故事,并覺得祖父真是農民的好兒子,我的心也就平靜了。從祖父為實現我國早期現代化奮斗一生的事業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和感覺到晚清以來幾位文哲大師們的變革思想和與時俱進的精神。如:龔自珍的“窮則思變,通經致用”;魏源的“師夷長技以制夷”;曾國藩、李鴻章的“洋務運動”;張之洞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康有為、梁啟超“戊戌變法”的主張;孫中山“民族、民權、民生”、“共和立憲”的思想,以及那個時代西方具有進步意義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等經驗,這些都為祖父采納而融合。如有所不同的話,祖父更注重于全面科學的組合和不屈不撓的實踐;祖父不尚空談,不重功利,不好高騖遠,在較完整的、富有遠見的規劃基礎上,實踐、實踐、再實踐,實干、實干、再實干,創建并為后來者留下實實在在的,至今尚具有實際意義的經驗和成果。首先感謝老將軍李德生會長最誠摯的支持和關懷。我的書敬獻給親愛的祖父,親愛的父親、母親,也敬贈給我遠在臺灣最疼愛我的非武大姐、柔武二姐,與我共度患難、一生相守的終身伴侶廣珍。也遙寄給先我而去的融武大哥、粲武四姐、聰武五姐和范武小哥。我的書也是對鄒強、王敏之(克然哥)、曹從坡、嚴學熙等同志以及顧振虞老先生等的紀念。他們偉大的人格、崇高的品德給予我們的影響和懷念是永遠的。我的書也是對我的導師章開沅先生,益友胡德平、李和平、謝伯陽,南京大學茅家琦教授,南通市老書記朱劍、李明勛,老戰友穆烜、趙鵬、張廷棲,家鄉領導海門市曹斌書記、姜龍市長,通州市陳照煌書記、李雪峰市長以及黃拯乾、顧月琴、張劍冰等同志出自我內心的敬重和感謝。祖父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和遺訓,張氏后人會永遠地傳承。“我不愿意日后我的子孫做官,我愿意出幾個明事理的讀書人。”

內容概要

張緒武,江蘇南通人,祖籍通州,1928年生,張謇嫡孫。1950年畢業于南通學院。曾任南通市副市長,江蘇省副省長,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常務董事、副總經理,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常務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務。現為中華愛國工程聯合會首席副主席。致力于推進張謇研究的深入發展近三十年,主編有《張謇》大型畫傳、《張謇與梅蘭芳》等書籍。

書籍目錄

序  章開沅農家子弟勤奮好學借籍風波初人社會隨軍赴朝盡力鄉事大魁天下大德日生力主變法師生情深東南互保變法平議灘涂開發東游日本保衛海權教育立國投身立憲擁護共和推進立法通商開放地方自治金石相助水利先行國際友情科學人才主權至上大生厄運自愛自重予為事業生予為事業死歸于山林即此粗完一生事會須身伴五山靈附錄  張謇企事業一覽表后記

編輯推薦

《我的祖父張謇》由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我的祖父張謇》以50則記事為基礎,幾經修改整理而成。通讀全書,可以全面系統地了解張謇這位中國近代化開拓者的壯美人生。張謇為國計民生辦有用之事,真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我們稱之為“春蠶精神”,這種精神已經被后裔傳承,并且影響了許許多多仰慕他的有識之士。


 我的祖父張謇下載



發布書評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20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