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人與前期中華民國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 > 通俗說史 > 國民黨人與前期中華民國

出版社: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7-7-1
ISBN:9787300083018
作者:楊天石
頁數:637頁

章節摘錄

辛亥革命與共和知識分子——對一種傳統觀點的質疑    辛亥革命是誰領導的?多年來的回答是中國民族資產階級。與此密切相連的問題是:辛亥革命的階級基礎是什么?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黨人代表哪一個階級的利益?通常的回答是:民族資產階級,或日民族資產階級中下層。我以為,這些回答都不準確。    那么到底誰是這一革命的領導力量呢?答日:倘不從某些既定的概念或原則出發,而從客觀存在的歷史事實出發,答案其實是十分清楚而明白的。這就是,那個時期出現并形成的共和知識分子是辛亥革命的領導力量。這個問題搞清楚了,辛亥革命的階級基礎、革命黨人代表哪一個階級利益等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試說其理由。    辛亥革命時期的中國民族資產階級狀況    中國的民族資本主義工業在洋務運動期間開始出現,戊戌維新前后略有發展,但是,到了辛亥革命前夜,仍然十分微弱。早些年有學者統計,夠得上稱為近代企業的不過500家左右。近年來有學者重新作了統計,數字有所擴大,但也不過1000家左右。①這1000家左右的近代企業能夠產生多少資產階級分子呢,充其量不會超過1萬人吧?如果加上具有近代特征的新式航運業、金融業和商業,資產階級分子的數量會大一些。有人根據1911年各地商務總會的會員數和商務分會的會董數,約略估計當時民族資本家的數字為52630人。①但是,商務總會的成員和分會會董的情況很復雜,難以一概視為近代意義上的資本家。即使上述數字大體準確,對于幅員遼闊的中國來說仍然是十分微弱的。當時,這一階級不僅人數不多,經濟力量薄弱,而且對政治的影響力極為有限。這樣一支隊伍怎么可能會領導像辛亥革命這樣具有廣闊規模的全國性革命呢?我們不能任意地擴大資產階級的隊伍,不能把當時出現的新型知識分子,包括學生、教員、企業雇員以及記者、醫生等自由職業者一概視為資產階級,更不能把舊式商人以至小業主視為資產階級,我贊成丁日初教授的觀點,不籠統地說資產階級,而說資本家階級,這樣可以有一個嚴格的界定,不至于把資產階級擴大化,易于進行科學的討論。    辛亥革命時期的中國民族資本家階級是否可以分為上層和中下層呢?從理論上當然可以分,但是,實際上卻很難分得清楚,似乎迄今也還沒有人作過仔細的區分和精確的定性與定量研究。上層資本家階級通常以張謇為代表,那么,下層呢?通常以禹之謨為代表(其實,禹之謨辦的只是手工作坊,目的在于掩護革命)。除了禹之謨還有誰,似乎不大好找了。如果辛亥革命的階級基礎是民族資產階級中下層的話,那么,代表就不能是一個、兩個,一兩個怎么能構成階級基礎呢?其實,如果我們實事求是地進行研究的話,就會發現,辛亥革命前夜的中國民族資本家階級內部在政治態度和政治主張上并無鮮明的分歧,相反,卻是頗為一致的。這就是,參加某些具有反帝愛國性質的運動,如抵制美貨運動、收回利權運動等,在政治上,他們一般反對革命,主張君主立憲,求穩怕亂,是立憲運動和國會請愿運動的積極參加者。只是到了清政府鎮壓國會請愿運動,建立皇族內閣之后,他們才對清政府感到絕望,個別人如沈縵云才轉向革命。武昌起義之后,這個階級才附和革命。但是,他們仍然怕亂求穩,畏懼革命黨人的激烈言論和行動。其結果,在孫中山和袁世凱之間,他們選擇了袁世凱。“二次革命”期間,除沈縵云等少數人外,他們更拋棄了孫中山,贊成袁世凱對革命黨人的鎮壓。在以后的年代里,我們也未見有多少資本家階級分子試圖影響孫中山等人的政策并予以大量財力支持(華僑資產階級有支持孫中山的,也有支持康有為、梁啟超的,應作別論)。    多年來,我們習慣于簡單地以經濟地位來劃分政治派別,或者簡單地以經濟地位來說明政治態度。似乎“大”、“上層”就一定反動,而“中”、“小”、“下層”就一定進步。例如研究中國封建社會的學者有所謂“中小地主階級”說,似乎王安石等改革派、岳飛等主戰派,杜甫、白居易、陸游等同情人民疾苦的詩人都是“中小地主階級”或“地主階級中下層”的代表,其實,歷史的真相何嘗如此!鄉村里的中小地主剝削起農民來一點也不比大地主輕,抗日戰爭中,給日本人當漢奸、狗腿子的恐怕中小地主不少吧!這種地主階級中下層進步說和民族資產階級中下層進步說都不是從歷史事實中抽象出來的科學理論,而是根據某些概念、原則,主觀演繹的結果。    關于共和知識分子    辛亥革命前夜,中國社會逐漸出現幾種熱潮,這就是留學熱、辦新式學堂熱、出版新式書刊報紙熱。由于這些原因,中國社會就出現了一個新的階層(有些學者稱為群體),這就是新型知識分子。這個階層發展很快,數量很大,試看下列數字:留學生:1903年為1300人,1904年為2400人,1905年為8500人,1906年13000人。國內新式學堂學生:1907年為101.3萬余人,1908年為128.4萬人,1909年為162.6萬余人。較之民族資本家階級來說,這是一支數量較大、政治上更為活躍的社會力量。    和傳統的封建知識分子比起來,他們有若干特點:    1.具有近代科學知識。從知識結構的主體看,不再是子日詩云,而是聲、光、化、電和達爾文、赫胥黎的進化、天演之學。    2.具有近代民主主義思想。從思想的主流看,不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和“臣當盡忠,子當盡孝”的舊觀念,而是以盧梭為代表的“主權在民”說。    3.他們出賣腦力,或即將出賣腦力,以知識為謀生手段,主要服務于新興的科學、文化、教育事業,不必依靠地產,也不必依靠科舉,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對地主階級和清政府的依附。    能把他們看做資產階級分子嗎?不能。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是學堂學生、留學生,還沒有進入社會生產關系的網絡,尚不存在對資本家的依附關系,和資本家階級的經濟利益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即使他們中的少數人已經受雇于新型企業,他們也是雇傭腦力勞動者,而不是資產階級。把知識分子統統歸人資產階級的范疇,這是“左”傾思潮影響下的觀念,我們不應繼續沿襲。    能把他們看成是資本家階級的代表或資本家階級中下層的代表嗎?也不完全合適。這是因為,他們和西方資產階級革命時期的新型知識分子的情況也有不同。    1.推動他們投入社會政治運動的主要原因是救亡,從帝國主義的侵略下挽救祖國,振興中華,并不是資本家階級的經濟利益。當他們離鄉去國,尋求真理的時候,當他們拋妻別子,準備武裝起義的時候,他們所想到的是如何使災難深董的祖國免于瓜分,如何使可愛的民族免于淪為牛馬。至于發展資本主義,他們中的許多人連想都沒有想過。    2.他們不少人的思想中程度不同地存在著批判資本主義或反資本主義的內容,并表現出對社會主義的同情和向往。例如鄒容,1903年出了本《革命軍》,這是長期被人們認為是提出了資產階級共和國方案的一本書,然而,沒過幾天,他就宣布,他本人對《革命軍》一書已經不那么有興趣,現在要寫《均平賦》了。所謂“均平”,正是社會主義思想在近代中國早期傳播時的同義語。又如章太炎,1903年以前向往的確實是西方資本主義,但是,走出上海西牢,到了日本之后,一看,不對了,原來資本主義社會也有很多問題,那貧富懸殊不論,單就議會選舉過程來說,真是千奇百怪,丑惡骯臟得很。于是,他懷疑了、憤怒了,表示要扒開拿破侖、華盛頓的墳墓,用金錘去砸他們的頭。金者,鐵也,分量是很重的。他設想了一個“無政府、無聚落、無人類、無眾生、無世界”的五無境界,以之作為最高理想。當然,章太炎明白,這是幻想。于是,他又大講善惡并進,俱分進化,提倡社會倒退,認為人類愈文明也就愈惡,倒是野蠻人善良,主張學習野蠻人,甚至學猴子,“吾輩擬猿可也”。這一時期的章太炎顯然不能視為資本家階級的代表。當然,章太炎的上述思想比較極端,但是,當時像章太炎一樣大罵資本主義的卻大有人在。1907年東京中國革命黨人中有一個社會主義講習會,每會必講中國不能走資本主義道路。當然,他們所謂的“社會主義”,其實是無政府主義,那時,在中國革命黨人中,不同程度地受到無政府主義影響的人不在少數!這里,附帶說一句,毛澤東到五四時期還崇信無政府主義呢!“文革”時期,紅衛兵找到了毛澤東發表于《湘江評論》上的《民眾的大聯合》一文,如獲至寶,譽為馬克思主義的文獻,其實,那里面雖然提到馬克思,但歌頌的卻是“意思更廣、更深遠”的克魯泡特金!辛亥革命前后,有那么一個階段,拿破侖、華盛頓不那么吃香了,盧梭也不那么吃香了,吃香的是巴枯寧、蒲魯東,特別是克魯泡特金的共產無政府主義,受到許多人的信仰。這不是偶然的。辛亥革命發生于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矛盾相對尖銳、工人運動相對發展的時期。既然資本主義有那么多問題,而共產無政府主義又顯得那么美好,徹底地平等,徹底地公正,徹底地消滅了剝削和壓迫,那么,一步跨進這個天堂豈不是很好嗎?所以,中國革命中超越資本主義、避免資本主義的思想是由來已久的。    這里,要著重談談孫中山的思想。還在1903年,他就表示,西方社會貧富懸殊,不是理想世界。他也像鄒容一樣談“平均”,聲稱社會主義乃一刻也不能忘記的東西。1905年5月,他在比利時訪問社會黨國際局(第二國際),要求接納他的黨,同時表示:將吸收歐洲文明的精華,使“中世紀的生產方式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的階段,而工人不必經受被資本家剝削的痛苦”①。同年,他在《民報》發刊詞中創立了民生主義概念,明確表示,中國不能走歐美老路。1912年,他覺得民族、民主革命已經成功,該是他搞社會革命的時候了,于是到處罵資本家,罵資本主義,大講社會主義,推崇馬克思。1914年5月,又致函社會黨國際局,希望得到該組織成員的幫助,“讓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②。對此,人們應該充分肯定其在中國革命史上的破天荒的意義和孫中山的偉大追求,不應該根據某些凝固的社會主義模式加以挑剔。同時,應該指出的是,孫中山懂得,在生產力十分落后的中國,資本主義并不是只有破壞作用,相反,倒是不可或缺的東西。因此,他于1918年在《實業計劃》中提出,要獎勵和保護私人資本主義,但是,孫中山本人的興趣和感情都傾注在國有和公有經濟上。他想最大可能地發展國有和公有經濟,同時,限制和節制私人資本主義。在政權問題上,孫中山在1912年就批判西方資本主義民主,認為那只是富人的民主。十月革命后,他提出要建立俄國式的“最新式的共和國”,后來又提出要建設一個非少數人所得而私的真正民主的國家,還曾表示要當“工人總統”①。顯然,孫中山的思想和西方資產階級革命家的思想是有所不同的。馬克思說過:“同樣,也不應該認為,所有的民主派代表人物都是小店主或小店主的崇拜人。按照他們所受的教育和個人的地位來說,他們可能和小店主相隔天壤。使他們成為小資產階級代表人物的是下面這樣一種情況:他們的思想不能越出小資產階級的生活所越不出的界限。他們在理論上得出的任務和決定,就是小生產者出于自己的物質利益和自己的社會地位在實踐中所得出的那些任務和決定。一般說來,一個階級的政治代表和著作方面的代表人物和他們所代表的階級間的關系,都是這樣。”②但是,孫中山的某些思想恰恰超出了資產階級的“物質利益”和“社會地位”,將它們完全說成是代表了資本家階級的利益是說不通的。相反,如果從知識分子尋求救國救民的真理的角度去理解,那就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了。有些事,按照事物的本來面貌去解釋,本來是清楚的;按照某些教條主義的原則去解釋,可能愈說愈糊涂。    孫中山并不是一個人。廖仲愷、朱執信,以至胡漢民、早期的馮自由等都有類似的思想。這是一個派別,有一群人。當然,就這一時期投身革命的知識分子的主體來說,無政府主義或社會主義都還不占支配地位。他們投身革命的目的還不是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而是為了救國,振興中華,建設一個強大的、實行共和制的“主權在民”的民主主義國家。因此,我覺得,稱他們為共和知識分子比較合適。當然,也可以稱他們為平民知識分子、民主知識分子,或革命民主知識分子,意思都一樣。但是,如果考慮辛亥革命前后的時代特征,并和近代中國其他時期其他類型的知識分子相區別的話,我覺得稱他們為共和知識分子比較恰當。    反對帝國主義,振興中華,推翻以清朝貴族為代表的封建專制制度,建設共和國,這是有利于中國資本主義發展的,從這個意義上說,共和知識分子代表了中國民族資本家階級的利益未嘗不可,但是,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他們難道不代表民族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如果僅僅把他們看成是資本家階級利益的代表者,是不是縮小了辛亥革命的意義和內涵?是不是不符合、至少不完全符合那個時代大批仁人志士的精神面貌?對于那些斷頭瀝血、慷慨捐軀的烈士們是不是有點不敬?    辛亥革命時期共和知識分子是中國前所未有的社會力量,也是中國知識分子中前所未有的類型。他們既部分地代表中國民族資本家階級,又不完全代表中國民族資本家階級的利益。這一社會力量的出現立即使中國歷史出現了新的特色。P1-8

前言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金沖及    在最近三十年來中國近代史眾多研究工作者中,楊天石同志取得的成績是相當突出的。    為什么他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我想有幾個原因。    第一,他極其重視發掘近代史中以往很少為研究工作者所了解的珍貴史料,特別是重要歷史人物的原始檔案,作為研究工作的出發點,因此他常能講出新話來。本來,史學工作者必然論從史出,這幾乎已成為絕大多數人的共識。我國著名史學家陳垣教授,曾提倡對史料要做到“竭澤而漁”。可是,從事近現代歷史研究的學者常有一種苦惱。和古代史不同,近現代史料浩如煙海,研究工作者根本談不上“竭澤而漁”,倒是常要“望洋興嘆”。在這種情況下,要能識別并發掘出前人沒有利用過的珍貴史料又談何容易。楊天石同志有兩個重要條件。一是勤奮。他不僅經常深入國內一些重要檔案館和圖書館,細心搜羅;還不知疲倦地奔走于美國、日本等許多國家以及臺灣地區,披沙揀金。他有一本論文集的書名就叫《海外訪史錄》。此中甘苦,凡多少做過一點兒這類工作的人,大概都能領會到。二是有敏銳的識別力。這需要有扎實的功力和犀利的眼光,能夠分清什么是沙和什么是金。否則,再重要的史料放在那里,也可能因不認識它的價值而交臂失之。楊天石同志恰恰具有這兩個條件。    第二,他具有史學大師陳寅恪教授提倡的那種“問題意識”。他另一本論文集的書名叫《尋求歷史的謎底》,就可以說明這一點。研究工作,從它的本來意義來說,無非是要解開包括自己在內原來弄不清楚的謎團,尋求符合實際的答案。如果只是把一些歷史事實敘述得清清楚楚,卻沒有回答什么人們原來感到迷惑的問題,這種著作或論文也有它的用處,但很難說是有較高價值的研究成果。楊天石同志善于從人們習以為常的舊說中發現疑點,提出問題,經過嚴密的論證,得出新的結論。他的論文《中山艦事件之謎》,運用可靠的原始檔案,對一個人們普遍關心而又不明其所以的問題,起了釋疑解惑的作用。我曾聽胡喬木同志稱贊過這篇文章。    第三,他的文章思路清晰,明白曉暢,讀起來沒有沉悶的感覺,容易引人人勝。寫文章,是要給讀者看的,落筆時應該處處替讀者著想,而不是作者在那里自說白話。如果文字晦澀,思路不清,讓人看得十分吃力,甚至看不下去,再好的內容也難發揮作用。楊天石同志這個優點也是值得稱道的。    這三點,也許同樣是這部《文存》的特色。    這部《文存》中的文章,絕大部分有關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歷史。這在某種程度上可說是一項開拓性的工作。在中國近代歷史上,國民黨曾經統治中國大陸絕大部分地區二十多年。它的種種活動和作為,在中國土地上留下了自己的烙印,有些還產生長遠的影響。中國共產黨曾同它兩度合作,一次是大革命,一次是抗日戰爭;又有兩次破裂,一次導致十年內戰,一次結束了國民黨政府在中國大陸的統治。作為歷史對象,作為了解中國近代國情的需要,我們對國民黨以及它對中國大陸統治的研究,實在太不夠了。不深入進行對它的研究,中國人在20世紀是怎樣走過來的,在不少方面就不容易銳得清楚。就是從中國共產黨歷史的研究來說,如果不研究這個既是對手,又是兩度合作伙伴的國民黨,許多事情的認識也難以深人。    從事這樣一項開拓性的又相當敏感的研究工作,誰都很難一下就做到什么都說得準確無誤或能取得所有人的同意,引起一些爭議是自然的。我也不是在所有問題上和楊天石同志的看法都相同。記得有一次在美國,我對他《論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破裂》那篇文章也提出過商榷性的意見。這些,在學術研究工作中是正常的。    楊天石同志對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史研究的貢獻是值得重視的。許多問題,經過他的潛心研究,已把人們的認識向前推進了一步。有些問題,雖然存在爭議或有不同意見,也有助于人們對這些問題作進一步的深入思考。它對推進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史這門比較年輕的學科的研究,都是有益的。     2007年6月24日     于北京萬壽路

媒體關注與評論

(《中山艦事件之謎》一文)是近年來中國現代史研究中不可多得的上乘之作,是一篇具有世界水平的學術文章。路子是對的,要堅持這樣走下去。  ——胡喬木(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在最近三十年來中國近代史眾多的研究工作者中,楊天石同志取得的成績是相當突出的。第一,他極其重視發掘近代史中以往很少為研究工作者所了解的珍貴史料,作為研究工作的出發點,因此他常能講出新話來。第二,他具有史學大師陳寅恪教授提倡的那種“問題意識”。第三,他的文章思路清晰,明白曉暢,容易引人八勝。  ——金沖及(原中國史學會會長、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楊先生所以能在研究中有所突破,主要得力于他的功力與學養。所謂功力,就是肯在史料上下工夫;走訪海內外,凡能找到的、看到的、前人所未用的第一手史料,他必然不辭勞苦前往閱讀,盡量從第一手資料中尋找問題,解決問題,絕不人云亦云。所謂學養,就是本著哲學、文學、史學的訓練,堅守學術獨立的本位,坦然面對歷史證據,重建被政治污染已久的歷史。  ——張玉法(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楊天石先生作為解放后第二代史學家中最前列的研究者之一,……以學有根底的淵博知識為基礎,盡可能地廣收博采有關資料,分析立論敏銳而明快。  ——狹間直樹(日本京都大學名譽教授)在我的同齡人當中,楊天石先生屬于最為優秀的中國近代史特別是中華民國史的學者。  ——山田辰雄《日本慶應大學榮譽教授)(楊天石先生)對民國史的學術貢獻偉大,有史風,特別重視揭示歷史之“謎”的核心。這樣的學風已有史仙之境。  ——中村哲夫《日本神戶大學教授)(楊先生)不但博聞強記,而且目光敏銳,有淘沙揀金的本領。別人沒注意的,他注意了,別人看不出所以然的,他看出了。他能宏觀,也能微觀。經他的整理和解釋,許多史事和人物,都跳出紙面了。  ——李又寧(美國圣若望大學教授、亞洲研究中心主任)

內容概要

楊天石,江蘇人。筆名有江東陽、蘇人、紀文、吳之民、梁之彥等。1955年畢業于無錫市第一中學。1960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學術咨詢委員會委員、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清華大學兼職教授,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中國現代文化學會常務副會長,《世紀》雜志顧問,《炎黃春秋》特約編委,《同舟共進》編委,《中國哲學》編委。曾任日本京都大學客座教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斯坦福大學訪問學者。
長期研究中國近代史和中國文化史。著有《中華民國史》第一編(合著)、《中華民國史》第二編第五卷(主編、主撰)、《楊天石文集》、《尋求歷史的謎底——近代中國的政治與人物》、《近代中國史事鉤沉——海外訪史錄》、《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從帝制走向共和——辛亥前后史事發微》、《南社》、《南社史長編》、《黃遵憲》、《王陽明》、《朱熹及其哲學》、《朱熹》、《泰州學派》、《橫生斜長集》、《民國掌故》(主編)、《中華文化詞典》(副主編)、《近代詩選》(合著)等。

書籍目錄

辛亥革命與共和知識分子黃興致井上馨函回譯及解讀孫中山與“租讓滿洲”問題華俄道勝銀行借款案與南京臨時政府危機孫中山與民國初年的輪船招商局借款在華經濟利益與辛亥革命時期英國的對華政策蔣介石為何刺殺陶成章新發現的《孫中山致國民黨諸先生函》孫中山致山縣有朋函陳其美的“三次革命”設想黃興與日本駐舊金山總領事的通信袁世凱政府指望的中日“互助”袁世凱偽造的孫中山“賣國協約”段祺瑞的對日《秘密意見書》……

編輯推薦

南京臨時政府曇花一現。北洋軍閥統治中國,國民黨人繼續革命。《國民黨人與前期中華民國》作者對此一一作了闡述,從而提示出隱藏在歷史帷幕后面,長期不為人知的許多秘密。

作者簡介

南京臨時政府曇花一現。北洋軍閥統治中國,國民黨人繼續革命。作者利用在海內外精心訪求所得的大量未刊函電、文獻、檔案、力圖回答長期困擾史學界的關于這一歷史時期的許多問題。如,南京臨時政府的權力轉移、孫中山企圖“租讓”滿洲、蔣介石刺殺陶成章、北洋政府的對外關系、國共第一次合作,中山艦事件之謎、孫中山“三大政策”的形成與發展、第一次國共合作的破裂等。作者對此一一作了闡述,從而提示出隱藏在歷史帷幕后面,長期不為人知的許多秘密。

圖書封面


 國民黨人與前期中華民國下載 更多精彩書評



發布書評

 
 


精彩書評 (總計4條)

  •     國民黨以及近代史是我們普通讀者急需補上的一塊功課,盡管似乎這無關我們的薪水或職位提高。在1980年代,那些學界的突破和創見終于可以以似乎毫無障礙的通暢流進尋常百姓家。
  •     楊先生這本書我正在看,當讀到孫中山在1912年向日本三井財閥的幕后黑手們以租借滿洲作為獲得1千萬貸款的條件時,還是相當的驚訝,由此很想感嘆一下到底什么是歷史的真相呢?誠如楊先生所說,當時的孫中山為岌岌可危的南京臨時政府殫精竭慮,到處籌措運作費用,這個狀態頗有點像一家斷了資金鏈的公司,隨時都有部隊嘩變、政府倒臺的危險。最后終于讓實權派的袁大頭奪得了實權。在民族主義的思路中,聯日抗俄的政策其實不是和后來老毛的聯俄抗日的思路大同小異嘛?雖然我們的教科書不遺余力地貶低清末李鴻章以夷制夷的策略,但是實際上卻一直在具體實踐他的方法。建國初還是同意了以雅爾塔會議中外蒙獨立作為先決條件換取蘇俄承認共和國的妥協。72年老毛在美蘇之間搞平衡不也是出于老李的思想的本質,呵呵,在浩瀚的歷史面前,我們還是繼續讀書吧,看看到底有多少錯誤的印象影響了社會的發展。
  •     從專業的角度來說,這本書至少4星半以上的水準,如果從娛樂性的角度來考量,可能3星都勉強,這也注定了本書讀者受眾的有限,但要說的是,雖然楊先生的論文大多比較專業,但沒有那種故作艱深的學究氣,文字通暢,條理清晰,是一本值得推薦的好書。我對楊先生是比較敬佩的,學術的造詣暫且不說,他的治學精神首先讓我們這些晚輩們高山仰止。楊先生是馬列主義者,在他的的著作中往往是用馬列的唯物史觀和階級論來分析歷史課題,這固然有它自身的局限,但楊先生沒有落入習鑿齒褒的俗套,關鍵在于他難能可貴的不是唯意識形態論者,唯物史觀在馬哲政經體系中算是比較靠譜的,其實只要堅持馬哲聲稱的調查研究和實事求是,大多數東西方理論都能夠比較靠譜,但這樣一個基本要求對于絕大多數的大陸學者而言卻是太高的要求,這方面固然有官方對學術研究有種種限制和禁區,但學者自身沒有堅持科學獨立的學術精神也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而楊先生在這一點上做得比大多數內地學者來得出色地多,能夠取得一定的學術成就自然也在情理之中。應該客觀的說,楊先生在學術研究上是取了捷徑的。晚清民國時期的近現代史資料豐富,與當代政權的利益糾葛較少,研究相對開放一些,且楊先生擅長從小處和具體問題著手,從細微處窺歷史斑豹,的確比較容易取得成就。楊先生還比較注重第一手資料的收集和研究,無論是本書還是對蔣介石的研究,都顯示了楊先生不容易受到重重粉飾的材料的迷惑,能夠在老歷史中講出新內容來,也更容易從過去的條條框框中跳出,重新解釋甚至解構舊的歷史觀念。書中從問題入手,也沒有回避主義,一個個細致扎實小層面,組合起來就是一段能夠比較可信的大歷史。書中引用和論證的資料比較瑣碎,其中兩篇論文最為精彩,一篇是書首的《辛亥革命與共和知識分子》,另一篇當屬《中山艦事件之謎》,前一篇對辛亥革命由民族資產階級領導的習慣論斷做了另人信服的顛覆,對近代中國新型知識分子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做了重新定位,在我看來,這比武斷的以階級劃分革命來得更為科學,也更可能接近歷史本原。后一篇對中山艦事件前因后果做了一番論證,事件本身可能并不復雜,復雜的是事件背后牽扯的國共兩黨與蘇聯之間的錯綜復雜的利益交織,能夠客觀厘清殊為不易,在這一點上,楊先生做的努力是應該得到肯定的。至于孫中山與滿洲租讓,孫黃矛盾等問題,固然比較吸引眼球,但如果僅看個別歷史片斷,容易對歷史人物做片面的解讀,反而影響了對原歷史的理解。這一點就要求我們既要能從問題入手,了解歷史的細節,又能夠跳出來看到歷史的輪廓和趨勢,耽于樹木,容易迷失;耽于樹林,流于空疏,這些本是知易行難。歷史做了太久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學術界在太長的時間里集體失憶又失語,現在有這么一些人努力還原一些本不該埋沒的歷史記憶,這是大不易的,不但需要學識,更需要勇氣,而楊先生這種精神無論如何都是值得大家鼓勵和學習。

精彩短評 (總計16條)

  •     很多比較老的文章的集合 僅此而已 孫中山 我真的不是很喜歡
  •     很棒的內容,學習
  •     其實有時候我多么希望國共內戰時。勝利的是他們。
  •     08
  •     膜拜《中山艦事件之謎》
  •     北洋才是民國正統
  •     這書非常棒!
  •     好多重復 是怎么回事
  •     不賣弄,好書
  •     何必收《五四問答》呢?打了一長篇官腔。附錄的幾篇文章水準很高。此書讀完,倒是知曉晚清還有倒孫運動,孫黃之間齟齬不斷,孫與同盟會內部成員也多有不和。不過作者對這些事都是點到即止,有些甚至是蜻蜓點水。本書中山艦事件的一系列文章是本書精粹!
  •     楊先生的論文集~~一如既往的好讀
  •     很多歷史細節有意思~
  •     作者由文轉治史,反而在史料梳理考證上做的非常好。
  •     注水
  •     文章都有點兒老了。楊天石文筆很輕快又不失嚴謹。對孫中山很中肯,有意思。
  •     很好的論文集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19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