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麗的故事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 > 中國現當代詩歌 > 胡美麗的故事

出版社:中國商業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9
ISBN:9787504473998
作者:簡單
頁數:268頁

章節摘錄

  村莊,小得像銅錢兒  正面是山,反面  還是  中間有孔,透過去的  是劉秀、王莽,和運糧河上的  燈光。  側面,只有一毫米厚  夾著,白雀寺、三皇姑  和米醋。  除此之外,比喻  是糟糕的一一我剛去過那里  幾乎沒人知道馮異。  螞蟻躲進巢穴,枯木在雨水中  發腐。野草衰敗,如小姐  一腔沒有頭緒的思慕。  麥苗,成了走向春天唯一的路。  書生醒來,經卷跌落案幾。  欄桿外,雨腳如麻,  經年的往事,  如丫鬟的緞子鞋,踩起的灰塵……  蕭瑟,萬物膏肓,連夢也病人臆想。  門窗緊閉,小屋自囚,  一杯薄荷茶,豈能掩住  內心涌動的溝壑?  奸臣當道。戰馬嘶鳴。  烽火幾乎燒到京城,而皇帝  還被嬪妃,掏著耳朵——  癢,就是四海升平。  小姐還在一首詩中,羞澀地品味  韻腳的漂亮。她不知道  城池已破,子夜后,她和他  將一起落難到一座古廟……   ……

前言

  這是一本跨度很大的詩集。收錄進這本集子的作品很繁雜,有早年創作的胡美麗系列,也有今年剛剛創作的神話系列。它們風格迥異,可以說是判若云泥。這種表面看起來有“記憶混編”特征的集合體,其實,有著共同的思想淵源,即對當下生活的關注,當我們像觀察切片一樣,進入這個社會的“微觀世界”時,萬物便露出了它自身的胎記。  文學的粗鄙化已經成為這個時代的特征,而閱讀的粗淺、浮躁更加重了這種事實。作為一個創作者,在當下,我個人認為至少要做到兩點:一是文本的鮮活可讀性,二是敘述的原型化。而要做到這兩點,除了對語言有著精準地把握外,還要在原始經驗的集體潛意識中“逆行”,讓“個人方言”貼著現實平穩地滑翔。膚淺的寫作,是一種自我呻吟,而有深度的寫作,往往懸置在筆尖之上,成為思想的泡沫,而這本詩集,恰恰是對這種現象的思考或者說是探索。  就題材而言,詩歌和故事不可能混為一談,而混淆它們本身就犯著禁忌。而對于一貫“逆行”的我來說,這種“違禁”是很有必要的,在1998年的一個深夜,鄂州的一個小旅館內,當我開始著手創作胡美麗系列時,就能清晰地意識到文學的幾張面孔中,最親切的還是故事。用詩歌寫一個故事,其實,是為故事穿上華麗的外衣,讓它更接近一種形而上高度。既然是故事,肯定有故事的諸多元素,當虛無的“胡美麗”附著于一小塊一小塊的“現實”,支離破碎地向我游來時,我忽然覺得,她像“潮濕黝黑樹枝上的花瓣”一樣捕獲了我。女性,歷來就是社會文明的最本質體現,而一個女性形象,會像一根探針一樣,穿破時間的內臟,為我們帶來一種震顫的體溫。  就詩性而言,每一個詞語都有一個幽秘的入口。當詞與詞摩擦,相互慰藉,產生火花和歧義,意義便誕生了。當意義撩開裙子,一種“窺視”便開始了,如何將敘述細節化地引入現實的具體骨料中去是一個問題,不偏不正鏡像式的還原,是另一個問題,挖掘、重構、整合是必須的,但僅有此,是不夠的,左一點就會淪為支離破碎的現實絞肉機,右一點就會變成思想空洞無著的麥克風,只有內心敏銳的人,才能在現實的底片上,恰到好處地劃出人性的刻度。  這本集子除了胡美麗的故事外,還有一組作品是神話故事。作為一種文化本源,長期以來,我一直對它頂禮膜拜,直到有一天細讀了《山海經》。《山海經》的繁雜和“野蠻”,幾乎一下子顛覆了神話在我內心的經典性,這與我內心的思考形成了一種暗合:所謂的神,即上古的人,只有把集體意識上的神還原成個體的人,神才具有神性。歷史本來就是由一小塊一小塊的“日常” 組成,還原只是順著表象的藤蔓,摸到事物的根。  敏于思考的讀者會發現,歷史是很有彈性的,它幾乎可以等同虛構。民國離我們并不遙遠,但一些人和事已經開始模糊了,除了一些人為的遮蔽外,我個人把它歸結為“偏移效應”作用的結果,即在時間的介質里,詞與“物”的對應會發生偏移,當語言作為真實的骨料,與既定的意義合謀后,歷史的虛構性便誕生了。而在這本集子中,我對人物的“還原”是支離破碎的,甚至可以說是帶有“糾錯性”的,盡管其敘述是狹窄的、片面的,但作為人性的基因片段,已盡顯其分子構成。  按照海德格爾的說法,讀就是和寫一起消失,但我更希望,讀是一個三聯開關,會像燈一樣,不斷驅逐黑暗,照亮被蒙蔽的一切,當我們致力于用詩歌來界定萬物在宇宙中的位置時,我們自身的參照,也許帶有一定的虛構性,但書被打開,當讀被完成,一種更深的“修正”,不是讓我們更接近真實?

媒體關注與評論

  我個人認為,這首長詩是近年來當代詩歌寫作的一個重要收獲,它對我們時代和社會生活、的深層狀況的看似漫不經心的揭示,是直觀、形象、犀利和令人震驚的……它幾乎是使用。我們在現代敘事詩中從未見過的極為客觀簡樸的敘事筆法,“叔述”了一個叫做胡美麗的“當代女性”的并不復雜的故事。  ——張清華:《胡羹麗的故事和2002年長詩》    長詩《胡美麗的故事》以片段化的情節演繹了一個都市女性短暫而凄慘的一生。她最終選擇死亡作為自己生命的歸宿時,她是那么的決絕,當她“頭顱.開花”“像一下鮮艷的句號”一樣結束其生命的那一刻,同時也留給我們讀者無盡的思考。  ——陳俊:《欲海中的尋夢者——胡美麗的故事中女性的境遇與隸達》    “此詩在表達對女性個體命運關注的同時,并未模糊其社會性的批判指向,而是鮮明地揭出了被體制和權力所腐蝕的社會真相。”  ——彭松:《發現人生,發明形式一二簡單的嵌詩胡美麗的故事賞析》

內容概要

簡單,1972年生,河南寶豐人,《外省》詩刊的創辦人,曾參與編輯《陣地》詩刊,曾被稱為“最關注現實的詩人之一”。

書籍目錄

第一章  胡美麗
胡美麗的感覺
胡美麗的情欲
胡美麗的憂慮
胡美麗的艷遇
胡美麗的夜生活
胡美麗的私生活
胡美麗的內心世界
胡美麗的變態心理
交際花胡美麗
約會中的胡美麗
懷孕中的胡美麗
胡美麗的房間
唐裝下的胡美麗
網絡美眉胡美麗
私人秘書胡美麗l
胡美麗的情史
胡美麗的SM情結
胡美麗的同性戀
胡美麗的失眠
胡美麗的早晨
暗淡下來的胡美麗
胡美麗的情調
白領麗人胡美麗
胡美麗的等待
明星胡美麗
停電之夜的胡美麗
雨天中的胡美麗
胡美麗的重感冒
吸毒的胡美麗
胡美麗的良知
胡美麗的淚水
胡美麗的死亡
第二章 春光賦
湛河短句
熊耳河觀雨
黃楝樹
東風渠小飲聽友訴失敗的情史
土門河速寫
野花賦
清明山水圖
清明節
春光賦
馮異故里
1276年的秋天
放在左邊的仙人球
慕春歌
春歸圖
團城遇雨記
感冒
兩盆花
日常生活
晚禱
靜夜思
監視器
蘇打藍吧
推理
停車山間
挎包
說吧
白園懷古
李賀故里感懷
劉希夷墓懷古
霽虹橋
在城市之光書店
有時候
我們老了
古吹臺懷古

虛無
湛河之歌
被動的夏天
暮夜盼歸
驪歌十四行
湖邊醒來遇雨
就這樣l
祿莊詩句
雪日等友未果
燈臺架
之前
原罪
鳥賦
白龜山水庫
情節
生活
搖滾
在鬧店鎮的一夜
第三章 神話
潁河的故事l
禪讓的故事
女媧補天
盤古開天
后羿射日
倉頡造字
嫦娥奔月
夸父逐日
鯀的故事
姜太公釣魚
精衛填海
刑天的故事
女媧造人
大禹治水
女嬌的故事
伏羲的故事
菱里的故事
伯益的故事
蚩尤的故事
鉆木取火
皋陶的故事
盤瓠的故事
共工觸天
炎帝的故事
顓頊的故事
嫘祖的故事
八卦的故事
第四章 水妖
水妖(1)
水妖(2)
水妖(3)
水妖(4)
水妖(5)
水妖(6)
水妖(7)
水妖(8)
水妖(9)
水妖(10)
水妖(11)
水妖(12)
水妖(13)
水妖(14)
水妖(15)
水妖(16)
水妖(17)
水妖(18)
水妖(19)
水妖(20)
第五章 畫魂錄
1942年的蕭紅
1935年的阮玲玉
1947年的王實味
1946年的張愛玲
1930年的廬隱
1915年的小鳳仙
1933年的朱湘
1939年的葉紫
1940年的鄭蘋如
1932年的梁遇春
1944年的朱生豪
1958年的徐玉諾
1963年的于賡虞
1706年的倉央嘉措
1605年的杜十娘
1848年的茶花女
1945年的伊茲拉?龐德
1963年的西爾維婭?普拉斯
1941年的茨維塔耶娃
1940年的本雅明
1891年的葉芝
1894年的保羅?瓦雷里
1914年的特拉克爾

作者簡介

《胡美麗的故事》是一本跨度很大的詩集。收錄進這本集子的作品很繁雜,有早年創作的胡美麗系列,也有今年剛剛創作的神話系列。它們風格迥異,可以說是判若云泥。這種表面看起來有“記憶混編”特征的集合體,其實,有著共同的思想淵源,即對當下生活的關注,當我們像觀察切片一樣,進入這個社會的“微觀世界”時,萬物便露出了它自身的胎記。

圖書封面


 胡美麗的故事下載 更多精彩書評



發布書評

 
 


精彩書評 (總計4條)

  •     森子胡適說:“情感者,文學之靈魂。”詩人簡單深諳此道,傾情寫情,因之才有“胡美麗”的誕生。《胡美麗的故事》是一首長詩,卻又是一部詩體小說。簡單說他的敘事與小說不同,故事只是一件件衣服,剝落其表,窺視胡美麗的內心世界才是他的目的。其創作手法上,也不僅僅是織構一個人物,而是多個人物的變體或復合體,胡美麗百變其身,誰是胡美麗,這確實是一個問題。詩歌創作有其自身的要求,詩的要求有時會抵觸那個社會性的寫實的要求,所以虛構反而是趨向于真的一種努力。喬治?巴塔耶說:“虛構特征有助于支持真實的、能夠超越我們的力量并讓我們沮喪的東西。”從這里,簡單闖入了一種“忌諱”,關乎情色、欲望、權力交織的人類生活的總體狀況,他在織一張大網,有關人的生存總體性的大網,也只有在這個總體性中考察胡美麗才更有意義,否則將會陷入瑣碎和冗長。  作為復合體和多變體,胡美麗不變的身份是女性,她的社會價值也是女性的。她更多或直接地顯露了被窺視的性和欲望,但如果她的最大價值是她的肉體,那就等于貶低了她,她還是養育兒女的母親、家庭支柱,更需要揭示的她還是社會性的肌體,社會肌體有節制的繁榮要靠她來保證。這就不僅是在談色論性。關于色性,福柯說過:“這種秘密必須發現,它遭到虐待,被貶入沉寂,要讓它泄露出來,既困難,又很必要,泄露出來既危險,又珍貴。”發現和泄露就是這首長詩的珍貴之處,這要冒著風險,古羅馬詩人維吉爾說:“有真理處便有性,關鍵在你見不見。”要敢于見,詩人扮演的就是私家偵探的角色。胡美麗的社會身份是多重的,白領麗人、明星、私人秘書、交際花、吸毒者、網絡美眉、同性戀者;胡美麗的精神狀況是:憂慮、苦悶、孤獨、變態、SM情結、失眠、重感冒、哭泣;胡美麗的生活處境是:艷遇、夜生活、約會、懷孕、上網、穿唐裝;她的生活故事如無數織蛛網一樣向外擴散,以詩行的黏液為經緯,或簡單所說的情感的泡沫,不斷喂養這個虛構的人物,也不斷消磨這個人物的肉體和精神,直至她的死亡。  雖然,胡美麗在更多意義上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但也不要忘了,作為一種消極的快樂,她要消耗我們的能量資源。在我們同情、慨嘆、鄙視、偷窺胡美麗的時候,我們也將糾結于那張欲望的大網,我們就在其中,而詩人、讀者的任務是將看似無效的掙扎變成偉大的人性的復蘇與反抗。當然,旁觀也是一個不錯的位置,但又誰能目睹這一切發生而無動于衷?簡單以第三人稱敘述,是為了表達的客觀性,但這不妨礙或者說他更熱衷于為這“問題人物”賦予性感、妖冶、哀怨、寂寞、綺麗之形態。就此詩的肌膚、氣質來說部分地接近于古代的艷詩。作者不是胡美麗,但在某種意義上胡美麗要成為作者,雖然這看似不可能,但真正的詩歌就是這樣,她要成為作者。現在,朋友們見到簡單,就直呼其“胡美麗”,可見這首詩對他的“報復”之深。《胡美麗的故事》是一首廣受關注和爭議的詩作,也是簡單的代表作,但如果把簡單僅僅局限在“胡美麗”之內,顯然是不公的。近年來,他的寫作已經向歷史縱深處拓展,我想這不單是題材的拓寬,同時也是詩歌語言的精進。
  •     田雪封“……凡間的一切/都是對你的傷害。”這是詩人簡單2003年的詩《美人》中的句子。作者確信,她“就在我們身邊/商店里,餐館里,甚至桑拿房里/都有可能……”胡美麗就是這么個美人,請注意,我在這里使用的是“美人”,而不是“交際花、網絡美眉、私人秘書、白領麗人、明星、吸毒者、同性戀者”等如今已經蘊涵著貶義傾向的指代詞語。她也正像每個愛美的妙齡女孩那樣,喜歡和誘惑人并展示自己的青春的“口紅、長筒靴、超短裙、旗袍、豐胸”纏繞在一起。我們再來看看她的出身和社會關系:一個守寡的母親,為人漿洗衣物;一個在在北京讀大學的弟弟(靠她以血淚供養);一個“蕩子型”的丈夫;一個上幼兒園的兒子,還有一個經常和她發生爭執的婆婆……這些讓胡美麗距離我們更近了一些,也顯得更真實,她就和我們熟識的樓上或者樓下的某個女子毫無二致。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她的其他的身份,都是對她的傷害,就像簡單的詩歌里提到的“墮落天使”。讀詩人簡單《胡美麗的故事》,我會想到《魂斷藍橋》里的芭蕾舞女瑪亞,《茶花女》里的瑪格麗特,對她們我們不覺其丑,有的只是無邊的嘆息和惋惜!從中國“五言之首”《漢詩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里的“倡家女”的身上,也可以透出胡美麗的影子。在《尋訪行家》一書里,性工作者雷亞爾女士有個觀點:我們利用男人的性困境收錢,和醫生利用病人的健康困境,沒有什么不同。耶穌基督也接納了抹大拉的馬利亞。我不愿做道德評判家,我說這些也并非要為胡美麗正名,而是要指出:在現當代詩歌作品中,詩人簡單成功地為我們塑造了一個不朽的藝術形象——胡美麗,她可以廁身于劉蘭芝、羅敷等一系列藝術人物形象之中,并與之爭輝。有時候,我會對古人的日常生活產生好奇,恐怕很多人也和我抱有同樣的心理。是啊,那些欽定的史書典籍,不過是帝王將相們的家譜傳記,野史逸聞,又不足以憑信,過往的時代的平頭百姓究竟過著怎樣的一種生活?在某種程度上,唐宋傳奇,宋元話本和明清小說就能夠彌補史籍的不足,比如通過對《三言兩拍》等文學作品的閱讀,我們便不難獲得我們需要的當時市井生活的大體印象。另外,一些篇幅短小的詩歌作品,也像晶瑩的琥珀那樣為我們保存著彼時彼地的世態風貌,要不杜老夫子怎么會被尊為“詩史”呢?古遠的就不說了,詩人蕭開愚的《公社》就覆蓋了中國農村上個世紀“人民公社好”的那幾十年。詩人孫文波的《在西安的士兵生涯》和他大致創作于同期的部分敘事詩記錄了隨后的年月。《胡美麗的故事》則成為上世紀九十年代全面的中國城市記憶的一部分,這也就是詩人韋白說的——“浮世繪式”的“見證的鋒芒”。詩人簡單的這組詩寫于1998年,時至今日,書中的景象、人物和故事仍然在我們身邊一遍遍重演,仍然具有現實的意義。前些日子,還有大學生在網絡上公然冒天下之大不諱宣稱:“寧在寶馬車里哭,不在自行車上笑”、“寧做三奶,不嫁窮鬼”——而故事里的胡美麗呢,從開篇她“走下破舊的樓梯”出場,到“她選擇了十三層”樓房,向下“就趕在黎明前把它燃盡”謝幕——我們能夠判別出,與之相比,真的有云泥之別!我們也可以得出這么個結論:《胡美麗的故事》是生長著的,反過來說,這個故事發生的土地(國度),在某種意義上,其實是停滯的,倒退的……前面說過,這是詩人簡單十幾年前的作品,就單篇的語言和技巧來看,稍顯薄弱,但就像外國點彩派畫家的畫作,從整體來看就堪稱完美了,而不會有人去放大、非議那些局部的一個個不規則的小點,因為偉大的線和面就是由那一個個不規則的小點構成的。可以說,寫出《胡美麗的故事》是詩人簡單的詩藝走向成熟的標志。兩年前的十月,在由洛陽返回鄭州的火車上,詩人簡單送給我薄薄的只有28首詩的《胡美麗的故事》一書,之前我就零散地讀過這組詩,所以當時就對他提到過上述粗淺的看法。“施洗的約翰/基督的先鋒”(簡單詩)。日前,由中國商業出版社出版的簡單《胡美麗的故事》,除《胡美麗》之外,還包括《春光賦》、《神話》、《水妖》、《畫魂錄》四輯,她們,包括簡單去年的詩集《小麻雀之歌》中的大部分作品,無論語言、技藝和詩人的自覺等方面,都應該說是“基督”,詩人塑造的“美人”胡美麗倒應該稱之為“施洗者”了。 2011.12.6
  •     ——簡評《胡美麗的故事》高春林大致是2000年,胡美麗,這個名字出現在剛剛興起的網絡。起初,是暗自妖嬈,很快就在詩歌論壇上有了“風靡”之勢。說風靡,或許有點過,但說它是現代生活中一束詩歌的火焰,應該是妥帖的。胡美麗,也無異于光怪陸離的社會現實中的一團藍火。這是一個充滿火花和歧義的形象——一個特定的女性形象,如序中所言,“女性,歷來就是社會文明的最本質體現,而一個女性形象,會像一根探針一樣,穿越時間的內臟,為我們帶來一種震顫的體溫。”在這里,我也可以反過來說,詩人簡單以他的“探針”捕獲了一個女性形象,一個人物……。時間,大致又經過了十年——漫長的十年,這個人物終于落到了紙頁上,落到了《胡美麗的故事》這本書里。而這十年,作為詩人的簡單,像一個語言探測器,在時代的“花園”——惡之花一樣的花園,和時代的“高地”——充滿詩人理想的高地,去探索、探險,在拓展詩歌的疆土。胡美麗,是故事,這乍聽起來似乎和詩歌沒有關系。但是,在簡單看來卻不然,他說,他開始著手創作胡美麗系列時,就想到:“用詩歌寫一個故事”,因為“在文學的幾張面孔里,最親切的還是故事。”這大概是胡美麗這個詩歌文本在簡單的筆下出現的最初想法。后來,我們也把他這個詩歌文本叫做“詩體小說”。當然,這個文本是有爭議的,但意義也正在于此,在一種創造中,形象、人物、詩歌,于簡單的筆下融為有血肉的一個有機整體、一個色彩世界,詩性地抵達人的靈魂深處。簡單的胡美麗,可以看作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長詩。早在2003年,評論家張清華就曾這樣評價胡美麗:“它幾乎是使用了我們在現代敘事詩中從未見過的極為客觀簡樸的敘事筆法,‘敘述’了一個叫做胡美麗的‘當代女性’的并不復雜的故事。……作者幾乎融進了一個時代全部的細節部分。”現代都市中的胡美麗是青春的、靚麗的、充滿誘惑與被誘惑的,美、愛情、欲望、沉醉,包括那些消弭的夢境和憂郁,像一條命運之河,藝術地呈現出各自的浪花。這個系列,從胡美麗的感覺、情欲、憂慮、夜生活一直延續下去,到淚水和死亡,這種特定的近乎劇情式的排列,讓人想到《惡之花》中那種沉醉之后的死亡、安慰和解脫。這其實是在呈現一種女性痛苦的真相——性愛之后的難以逃脫的蒼涼,誘惑帶來的難以釋然的悲傷,所謂的城市文明對于女人的異化……。胡美麗,從歡娛、到病態,到憂郁和絕望,其形象都是生動的,這不僅來自作者的文筆之妙,更主要的充盈著一種思考——對一個時代有著精神孤島般的一個族類的思考。如果說詩人是在還原著欲望的角色,那么這個角色也可以看作是一個城市,或者更大的另外的主體。從詩歌表現的角度看,胡美麗作為一個現代女性,貌似是自由的,出入各種場合、交際、玲瓏,何其自如、自在。但事實是,這個角色是被限定的,她在特定的范圍和空間所伸出的自由的觸覺,一旦觸及到城市生活的境遇,很快就被淹沒在現實的泡沫中。在這里,詩人身陷困境,心往天堂,那是在憂郁中的一種呼喚——對自由意識和自由思想的呼喚。這個思想,就在藝術的文本中,或許這就是詩歌藝術的魅力所在。從這一點來看,一種藝術文本所構建的思想體系是難能可貴的,其意義對于一個時代來說就是生產力。布羅茨基曾談到俄羅斯自由思想的產生,他說:“自由意識的紀元,”“對于我們這一代——開始于《泰山》。這是我們看到自然生活的第一部電影。長頭發。一如您所記得的,站在所有俄羅斯城市的上空,泰山那出色的喊聲。我們競相模仿泰山。一切由此產生。”這就是藝術的力量……。對于詩人簡單來說,他所寫出的胡美麗所特有的生存狀態,從大的氣候上看,是與一個時代的境遇對峙的;從表現手法上觀,那種要掙脫現實困境的形象是以一種柔軟的色彩和畫面出場的。胡美麗的感染力就在于夢幻破滅之后所承受的針刺感。在我看來,一個詩人的寫作其實是在講述著一個民族的神話,或者說在勾畫時代的魂。對于生活和那些瞬間的情景短劇,我們只限于我們的眼睛——看到——至多觀察,而藝術卻是再現,而詩歌卻是觸及內心。“復活的,是我的靈魂。”(簡單《水妖6》)繼胡美麗之后,簡單詩歌的疆域已不僅是女性,那個特定的胡美麗已然成了他詩歌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前邊我已說過,幾乎是十年之多,他又在開疆拓土,他的《神話》、《水妖》,幾乎是用歷史和寓言在演繹生活現實的一種常態,一種思想。神話是什么?其實就是獲得永恒的生靈,他在說話、在講述著那些觸目驚心的場景、事件,讓你驚醒。水妖,在預言什么?“看吧,在死水一潭的天空里/有火燒云,舉起的旗幟/有雷電,代替鐮刀和斧頭/張開的大弓。”有意思的是,這些詩歌,不論是《神話》或《水妖》,都是以一個個“形象”出現的,這些大大小小的形象在擦亮事物、擦亮被蒙蔽的一切。或許可以說,形象就是簡單詩歌的生命,在體驗著,在神秘而困惑地講述著。2011年11月7日

精彩短評 (總計2條)

  •     1、“我曾熱愛的世界,現在,就讓別人 | 去愛吧,還有我的痛苦 | 和絕望,現在,都算不上什么 | 我的一生,不值得去玩味, | 在時間單調、壓抑的容器里, | 我不會是靈魂,唯一的 | 泄密者。”2、“我喜歡這里的寂靜,和寂靜中 | 我缺席的聲音。”
  •     生命太淺/死亡太深 意象都蠻好的,題材也多元,就是老有種脫不去的肉體寫作嫌疑。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19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