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與阿-猶沖突

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1
ISBN:9787501234677
作者:全克林
頁數:436頁

章節摘錄

  第一章 戰后初期工黨政府巴勒斯坦政策的大背景  第一節 巴勒斯坦遺產  中東地處亞、非、歐三大洲接合處,東接南亞次大陸,南臨非洲,西北與歐洲各國隔海相望,北接歐亞大陸腹地,又由于地中海、紅海、阿拉伯海、里海和黑海圍繞其外緣或是深入其腹地,因而有“五海之地”之稱。隨著1869年蘇伊士運河通航和一戰之后環球航空路線的開辟,中東更成為世界上兩個主要的人口和權力中心區域(印度、東南亞和遠東以及歐洲和北美)之間交往捷徑的必經之路。此外中東地區還是世界幾大古代文明(古埃及、古巴比倫、古蘇美爾和古亞述文明)和三大世界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共同發源地。  位于中東地區心臟地帶的巴勒斯坦不僅是東西方交通的樞紐和連接阿拉伯世界的橋梁,而且還是全世界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教徒心目中的圣地。由于其特殊的戰略地位和宗教意義,巴勒斯坦數千年來一直是各大帝國爭奪的目標,這塊土地曾先后被波斯帝國、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和蒙古帝國征服。16世紀,土耳其人從埃及手中奪得巴勒斯坦。  猶太人曾是巴勒斯坦最早的居民,據傳早在公元前1800年就來到這里并建立了自己的王國。猶太人的王國歷經了多次亡國、分裂和重建,但到公元前63年時已完全失去了獨立。公元135年,羅馬帝國軍隊再次攻陷耶路撒冷,數萬猶太人被殺,幸存者則被迫四處遷徙,開始散居于世界各地。其后阿拉伯人成為巴勒斯坦的主要居民。  但是許多流散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并沒有放棄有朝一日重返巴勒斯坦重建自己國家的夢想。在世俗民族主義興起和歐洲反猶風潮的推動下,現代猶太復國主義運動于19世紀下半葉誕生。1881年,俄籍猶太人平斯克(Y.L.Pinsker)出版了《自我解放》一書,提出了建立猶太民族國家的想法,該書被認為是猶太復國主義的發端。1896年,匈牙利猶太律師赫茨爾(Theodor Herzl)出版了《猶太國》一書,完整地提出了猶太復國主義思想。1897年8月,在瑞士巴塞爾(Basle)召開的世界猶太復國主義者第一次代表大會宣布,猶太復國主義運動的目標是“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得到法律保障的猶太家園”。很多人把這一年視為阿拉伯人與猶太人之間爭端的源頭。  一、委任統治的起源:“麥克馬洪通信”、《貝爾福宣言》和《委任統治訓令》  到20世紀初,奧斯曼帝國已是衰敗不堪,瀕臨崩潰,西方列強對其“遺產”展開了激烈爭奪。  作為當時世界上的頭號強國和主要殖民帝國,英國一直希望將其影響從蘇伊士運河進一步向東擴展。進入20世紀,它對猶太復國主義運動開始表現出積極的態度,其主要用意之一就在于加強對它的影響,希望它有朝一日能為英國在巴勒斯坦的利益服務。  一戰爆發后土耳其加入同盟國一方作戰,這為兩方列強“摧毀土耳其”和染指巴勒斯坦提供了最好的機會。英、法、俄三國迅速于1915年初就瓜分奧斯曼帝國達成了共識。  但土耳其參戰又給協約國,尤其是英國造成很大的威脅。英國的擔憂在于土耳其對其交通線的威脅以及它在穆斯林世界中的影響,因此,它必須盡快擊敗土耳其。煽動阿拉伯人起來反抗土耳其的統治是實現這一目的的捷徑,英國選中了圣城麥加的伊斯蘭宗教領袖謝里夫·侯賽因(Sharif Hussein)來號召阿拉伯人起義,侯賽因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在阿拉伯世界享有廣泛的影響力。1915年,英國駐開羅的高級專員麥克馬洪(Henry MacMahon)與侯賽因進行了一系列書信往來(共計10封,史稱“麥克馬洪通信”)。麥克馬洪全力勸說侯賽因為英國服務,侯賽因則提出了自己的要價,在7月14日的信中,侯賽因要求讓大致包括阿拉伯半島(亞丁除外)、今天的伊拉克、敘利亞、約旦和巴勒斯坦在內的地區獨立,麥克馬洪在10月24日的回信中將“大馬士革、哈馬和阿萊普(Aleppo)以西”的土地排除在將來獨立的范圍之外,其理由是這些地方并不是純粹的阿拉伯人領土,但他承諾英國將承認其他地區的獨立。  “麥克馬洪通信”后來引發了很多爭議,其中一個主要問題就是巴勒斯坦是否被包括在應予以獨立的地區之外。戰后英國堅持說巴勒斯坦被劃在被允許獨立的地區之外,阿拉伯人則持不同意見,他們的理由是哈馬和阿萊普都位于大馬士革以北地區,而麥克馬洪在信中并沒有提到任何大馬士革以南的城市,因此這條“排除線”應以大馬士革為其南端界點,此外,巴勒斯坦與任何麥克馬洪承諾給予獨立的地區一樣都是純粹的阿拉伯人居住地。  1916年,英國背著阿拉伯人與法國簽訂了《賽克斯一皮科協定》,規定戰后在巴勒斯坦建立某種“國際管理”機制。阿拉伯人直到俄國革命后布爾什維克黨人公布了俄國檔案中這一協定的文本時才得知此事,他們認為此舉違背了英國自己許下的讓巴勒斯坦獨立的諾言。  “麥克馬洪通信”是英國卷入巴勒斯坦問題的開端,然而真正使英國深深陷入“巴勒斯坦泥潭”的是1917年11月2日由英國外交大臣貝爾福(Arthur Balfour)以書信形式發表的一個宣言,其核心部分如下:  英王陛下政府贊成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民族家園,并將盡最大努力促成其實現。但必須明白,決不應使巴勒斯坦現有非猶太人團體的公民權利和宗教權利或其他國家內的猶太人所享有的權利和政治地位受到損害。  這一宣言的發表是巴勒斯坦歷史上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猶太復國主義者將之視為他們對巴勒斯坦的要求的法律基礎,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貝爾福宣言》的發表早于英國實際控制巴勒斯坦。正如英國首相勞合·喬治(Lloyd George)所稱的,發表這一宣言的目的在于獲得盟國與敵國國內猶太人的支持,而這對于英國的戰爭努力具有關鍵意義。還有人指出除此之外,英國這樣做還因為它越來越意識到巴勒斯坦在戰略上對英國的重要性,而且英國還想把法國擋在巴勒斯坦之外。  《貝爾福宣言》是一個單方面的宣言,貝爾福本人以及這一宣言在美國和英國的支持者都沒有考慮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利益。  1917年12月9日,耶路撒冷向英國軍隊投降,土耳其對巴勒斯坦400余年的統治至此結束,到1918年9月,英軍控制了巴勒斯坦全境。在巴黎和會上,勞合·喬治與英國軍方都承認1916年阿拉伯人反土耳其帝國的起義對于英軍在中東的勝利具有重要意義。還有人指出阿拉伯起義軍的力量“相當于一支6.5萬人的部隊”。雖然阿拉伯人幫了英國人大忙,但英國在兌現其承諾方面實在不能讓阿拉伯人感到滿意。  1919年1月,巴黎和會宣布包括巴勒斯坦在內的阿拉伯領土將不會歸還給土耳其統治。  在巴黎和會上,當有關征詢前奧斯曼帝國屬地人民意愿的問題被提出之后,美同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建議成立一個盟國委員會調查此事,但英國與法國都拒絕參加,最后成立的委員會由美國人金(Henry King)和克蘭(Charles Crane)主持。金一克蘭委員會于1919年8月提交了報告。關于巴勒斯坦,報告指出阿拉伯人(無論是穆斯林還是基督教徒)都堅決反對猶太復國主義,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居民中只占10%,建立猶太國的要求不符合民族自決原則。但這一報告遭到了英法的反對。  1920年4月,國際聯盟正式確定了英國和法國在中東委任統治地的劃分。包括巴勒斯坦與黎巴嫩在內的敘利亞成為委任統治的對象,法國分得了包括今天的敘利亞和黎巴嫩的北部地區,而南部(包括今天的巴勒斯坦和約旦)則為英國所占。沒有任何當地阿拉伯人被邀請參加這些決定他們命運的會議,不久后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舉行了暴動,這是他們第一次以暴動的方式來表達對英國和猶太復國主義者的憤怒。英國組織了一個委員會對此進行調查,其結論是暴動源于“阿拉伯人認為《貝爾福宣言》隱含著對他們自決權的否定”。  1922年7月24日,國聯批準了巴勒斯坦《委任統治訓令》,巴勒斯坦正式成為英國的委任統治地。猶太復國主義者在《訓令》的起草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貝爾福宣言》也被包含于其中,這使“猶太民族家園”成為《訓令》的一個核心內容。《訓令》規定委任統治政府必須在巴勒斯坦“創造政治、行政與經濟上的條件以確保猶太民族家園得以建立”。  此后猶太復國主義者一直將《貝爾福宣言》和《委任統治訓令》作為他們在巴勒斯坦建立自己國家的要求的法律基礎,而阿拉伯人則認為這兩個文件完全忽視了當地絕大多數居民的權利,因而從未予以承認。  《訓令》第二十五條將外約旦包括在巴勒斯坦委任統治地之內,但是一個保留條款又規定委任統治政府有權在外約旦推行它認為合適的管理方式。1922年9月,國聯批準了有關圣地與猶太民族家園的規定不適用于外約旦的決定。  1921年,英國外交部將巴勒斯坦移交給殖民部中東司管轄。雖然巴勒斯坦在名義上屬于“作為獨立國家的存在應得到臨時承認”的“A類”委任統治地(一般而言“A類”委任統治地享有的自治程度應高于“殖民地”),但事實上英國任命的高級專員在巴勒斯坦擁有絕對權力,這與其他殖民地的總督沒有什么區別。  二、陷入“怪圈”:英國在巴勒斯坦的統治(1922-1935)  委任統治剛開始時,英國政府似乎對實現它作出的建立猶太民族家園和保障阿拉伯人的權利的“雙重承諾”充滿信心,然而它很快就發現這個任務并不像原先設想的那樣簡單。  ……

前言

  二戰以來,中東一直是世界政治中的一大熱點地區:數十年來這一地區已經發生了多次大規模戰爭,小規模的武裝沖突則不計其數;難民問題久拖不決;恐怖主義活動難以消除,相反還呈現出擴散之勢。所有這些都給當地的阿拉伯人和以色列入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損失。有關中東是世界上“最不穩定、最混亂和最令人費解”的地區之一的說法毫不夸張。巴勒斯坦問題是中東問題的核心和關鍵。

內容概要

  全克林,男,1974年生,廣西桂林人。1999年獲英語語言文學碩士學位,2002年考入南京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攻讀博士學位,2005年獲國際關系史博士學位。現為桂林工學院外語系副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研究方向為現當代國際問題及英美社會與文化。已在《美國研究》、《現代國際關系》、《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冷戰國際史研究》等刊物上發表論文二十余篇。

書籍目錄

前言第一章 戰后初期工黨政府巴勒斯坦政策的大背景第一節 巴勒斯坦遺產第二節 面臨“財政上的敦刻爾克”:戰后初期的英國經濟第三節 “固守中東”:戰后初期英國的中東戰略第二章 貝文的“美國倡議”及其失敗:英美調查委員會和《莫里森-格雷迪方案》(19459-19468)第一節 巴勒斯坦問題:日益緊迫的任務第二節 貝文應對巴勒斯坦問題的“全新方法”:拉美國人承擔責任第三節 英美調查委員會的活動第四節 《英美調查委員會報告》及各方反應第五節 再次努力:《莫里森一格雷迪方案》及其失敗第三章 “死胡同”:英國最后的調解努力(19469-19472)第一節 猶太復國主義者政策的調整第二節 “聾子的對話”:第一輪倫敦會談第三節 杜魯門《贖罪日聲明》與“英美關系的最低點第四節 拒絕“孤注一擲的選擇”:英國拒絕分治第五節 外交努力的徹底失敗:第二輪倫敦會談第四章 從提交聯合國到決定撤出巴勒斯坦(19472-19479)第一節 最寒冷的冬天:英國決定把巴勒斯坦問題提交聯合國第二節 退居后臺:英國與聯合國特別委員會第三節 “失控”:巴勒斯坦委任統治瀕臨崩潰第四節 “歷史性的決定”:放棄委任統治第五節 “美國方案”:聯合國分治決議第五章 “不合作”時期(194712-19485)第一節 在巴勒斯坦:“保持中立”第二節 在聯合國:冷眼旁觀第三節 美國承認以色列第六章 替代方案:英國接受“大外約旦計劃”第一節 阿卜杜勒與他的“大敘利亞計劃”和“大外約旦計劃第二節 從猶豫到接受:英國與“大外約旦計劃”第三節 一步步滑向戰爭:阿拉伯國家第七章 英國與第一次中東戰爭(19485-19491)第一節 英國正式接受分治原則和促成第一次停火第二節 “一邊倒的戰爭”:十日戰爭及其后果第三節 從旁觀到主導:英國與兩個《伯納多特方案》第四節 英國直接卷入戰爭的危險:內格夫危機第五節 “大外約旦”建立和英國承認以色列結語參考文獻附錄 地圖:1947年分治決議的領土劃分和1949年停火線

編輯推薦

  《英國與阿:猶沖突(1945-1949)》認為,研究戰后初期英國對阿一猶沖突的政策時必須將它放在英國的中東乃至全球戰略的大背景下,著眼于巴勒斯坦的阿猶雙方、阿拉伯世界以及大國(尤其是美國)的政策與英國政策之間復雜的互動關系(interaction)進行考察,必須盡量避免已往那種片面化、簡單化和概念化的觀念的影響。作者使用歷史學的研究方法,在充分占有材料尤其是檔案文件以及消化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試圖提出自己的一些見解。

作者簡介

《英國與阿-猶沖突》是對1945-1949年這一時期中東地區的主導大國英國對阿—猶沖突的專題研究。作者用歷史的研究方法,在充分占有材料尤其是最新解密的外交文檔的基礎上,把英國的政策放在其中東和全球戰略的大背景下進行研究,力圖理清巴勒斯坦的阿猶雙方、阿拉伯世界以及美蘇等大國與英國的政策之間復雜的互動關系,解釋出英國政策的根本動因。同時,也希望通過此專題研究客觀地揭示出阿—以沖突的根源及其早期發展歷程,為認識當前的阿—以沖突提供借鑒。

圖書封面


 英國與阿-猶沖突下載



發布書評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19

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