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評傳

當前位置:首頁 > 傳記 > 歷史人物 > 玄奘評傳

出版社:南京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6-08
ISBN:9787305047794
作者:傅新毅
頁數:489頁

章節摘錄

  第一節 出家游學  一、少年出家玄奘俗姓陳,名神,玄奘是其法名,門人則多尊稱其為“三藏法師”。  祖籍潁川(今河南省許昌市),自其祖陳康遷居于洛州緱氏(今河南省偃師市緱氏鎮),玄奘即生于此,故居在今緱氏鎮東北鳳凰谷谷東之陳河村。玄奘家世曾頗為顯赫,傳為東漢末年太丘長陳定(仲弓)之后。高祖陳湛,于北魏任清河太守,曾祖陳欽(《行狀》作“山”),任北魏上黨太守、征東將軍,爵封南陽郡開國公。祖父陳康,以學優出仕北齊,歷任國子博士、國子司業、禮部侍郎,食邑河南,遂定居于緱氏。至其父陳慧,雖早通經術,曾舉孝廉,先后出任陳留、江陵等縣令,然因隋政衰敗,不久即解纓返里、隱居以終,故于玄奘少時,家道或已中衰。其母宋氏,為洛州長史宋欽之女,育有四子一女,次子出家東都洛陽凈土寺為僧,法名長捷,一女適瀛州(今河北省河間市)張氏,至玄奘晚年(顯慶二年,657)方得重見,玄奘則最少也。  關于玄奘之生年,自梁任公先生以來,學者多有爭議。蓋玄奘之卒年,除《舊唐書》本傳外,均載為高宗麟德元年(664),玄奘之逝,朝野為之震驚,當不應有誤,其生年即依其世壽而逆推之。惟其世壽大別略有四說:一、五十六歲,此依《舊唐書》本傳:“顯慶……六年卒,時年五十六”,按高宗于顯慶六年三月丙申朔改元龍朔,是即龍朔元年(661),此說之謬,固不待言。二、六十三歲,此依冥詳所撰《行狀》:“今麟德元年,吾行年六十有三,必卒于玉花,……”由此逆推,玄奘生于隋文帝仁壽二年(602),陳垣先生即持此說。三、六十五歲,此依《續傳》本傳:“麟德元年,告翻經僧及門人曰:‘有為之法必歸磨滅,泡幻形質何得久停!行年六十五矣,必卒玉華……,”由此逆推,玄奘生于隋文帝開皇二十年(600),楊廷福先生力主此說,現已為國內學界所普遍采用。四、六十九歲,此依劉軻所撰《塔銘》:“麟德元年……至二月五日夜,……俄而去,春秋六十九矣。”由此逆推,玄奘生于隋文帝開皇十六年(596),梁啟超先生首倡此說。  《塔銘》由劉軻作于唐文宗開成二年(837),系匯集“三藏遺文傳記”而成,上距玄奘辭世已逾百七十年,于前述諸記載中最為晚出,任公先生謂:“塔銘雖晚出,而所記最得其真,在本書(指《慈恩傳》——筆者)中可得切證。”實則并非如此,正如楊廷福先生所指出的,“即以六十九歲來對勘《傳》、《狀》、《碑》、《錄》、《表》中的年歲記載,就沒有一處相合。”此中最有力的反證,在于鄭善果事,雖楊廷福先生亦已及此,惟其考訂似有若干失當處,故再略考如次。  《慈恩傳》與《塔銘》均載玄奘十三歲于東都洛陽出家,《慈恩傳》更謂,時幸賴大理寺卿鄭善果賞識,方得不次錄取,《行狀》亦有此說。若以玄奘世壽六十九而推之,則是年應為隋煬帝大業四年(608)。查二《唐書·鄭善果傳》,有云:“及朝京師,煬帝以其居官儉約,蒞政嚴明,與武威太守樊子蓋考為天下第一,各賜物千段,黃金百兩,再遷大理卿。”“嘗與武威太守樊子蓋考為天下第一,煬帝賜物千段、黃金百兩。再遷大理卿。”鄭善果之任大理卿,是在“與武威太守樊子蓋考為天下第一”之后,惟年代未詳。再查《隋書·樊子蓋傳》,則云:“授銀青光祿大夫,武威太守,以善政聞。大業三年入朝,帝引之內殿,特蒙褒美。乃下詔曰:‘……故能治績克彰,課最之首。……,于是進位金紫光祿大夫,賜物千段,太守如故。  ”兩相對照,可知鄭善果與樊子蓋之被舉為天下第一,當在大業三年(607)。惟《隋書·鄭善果母傳》、《北史·鄭善果母崔氏傳》復謂:“煬帝遣御史大夫張衡勞之,考為天下最。徵授光祿卿。其母卒后,善果為大理卿,……”,準是,于大業三年鄭善果考為天下第一后,先被徵授光祿卿,及其母崔氏卒后,方任大理卿。按《儀禮·喪服》,“父卒則為母”,齊衰三年,隋文帝開皇初,詔修《儀禮》百卷,“悉用東齊《儀注》以為準”,“其喪紀,上自王公,下逮庶人,著令皆為定制,無相差越。……兇服不入公門。……齊衰心喪已上,雖有奪情,并終喪不吊不賀不預宴。”鄭善果父鄭誠早年戰亡,鄭善果由其母崔氏撫養長大,故必有服喪三年之定制,其任大理卿,一般應在服除之后,如是大業四年,其似無可能在大理卿任上,自然亦不能引度玄奘出家。所謂六十九歲之說,由此當難以成立。  楊廷福先生力主六十五歲說,為陳援庵先生所推許,以為“殆可定論”,故國內學界多所取之。筆者詳覆其說,認為或尚有可商榷之處。其一,楊先生謂《續傳》可靠、《行狀》不可靠,蓋《續傳》出自與玄奘同時之佛教史家道宣,而“冥詳《行狀》較后出,系據《續傳》與《慈恩傳》而成”,恐為先入之見。查續、宋二《僧傳》,道宣曾兩次奉詔人玄奘譯場,一在貞觀十九年(645),玄奘返國初開譯場于弘福寺之際,其并在玄奘首譯《大菩薩藏經》時任“綴文”,然不久似即離開譯場;二在顯慶三年(658),玄奘徙居西明寺,早此被任為西明寺上座的道宣奉詔參譯,然次年玄奘即以翻譯《大般若經》故,移居玉華寺,故玄奘與道宣之間,很難說有楊先生所謂的“過從之密”。至謂“道宣既是一位注重佛教史實的學者,對于‘一代大師’玄奘的年壽,似不致率爾搞錯”。則顯為籠統臆斷之論,固無待言。  再就《行狀》論之,作者冥詳,生平不詳,然其中有云:“以貞觀十九年(645)春正月二十五日,還至長安。……若斯法師,還國已來,于今二十載。”則顯然作于玄奘辭世之當年即麟德元年(664),不僅早于《慈恩傳》,且早于道宣之《續傳》,所謂“《行狀》較后出,系據《續傳》與《慈恩傳》而成”,實為不察之辭。又,正如印順法師所指出的,“《行狀》說及敕葬而未及葬事”,是頗可注意者。按:玄奘卒于麟德元年(664)二月五日,《行狀》曾提及“又奉勛旨:故僧玄奘,葬日宜遣京城僧尼造幢,送至墓所”一事,依《慈恩傳》,是為三月十五日,惟對此葬事,即《慈恩傳》等所記四月十四日葬于瀘水之濱白鹿原一事,《行狀》則有“冥詳預表其事”之語,而其所提及的最后日期,是玄奘卒后“六十日”。由此可見,《行狀》之撰作,應在玄奘卒后六十日至四月十四日即玄奘卒后七十日之間,且作者很有可能曾親歷了玄奘的身后事,故對此的記載亦極為詳盡。綜上所述,《行狀》而非《續傳》,乃是最原始、最可信的玄奘傳記。  其二,陳援庵先生之主六十三歲說,“蓋綜合諸家記載,惟武德五年滿二十歲,即二十一歲,及麟德元年寂之說,唯能統一,校者(指《慈恩傳》校者——筆者)即根據此說,推算為六十三,而又與《行狀》合也。……假使遷就六十五歲說,則必將諸家統一之武德五年二十一歲說全數推翻,烏乎可!”此說甚是。按:謂唐高祖武德五年(622)玄奘“年滿二十”或“二十有一”者,有《行狀》、《續傳》、《慈恩傳》等,謂武德五年(622)玄奘于成都受具者,有《行狀》、《慈恩傳》、《塔銘》等。依僧律,沙彌年滿二十歲方得受具足戒而為比丘,如為中土所奉行之《四分律》即云:“若比丘年滿二十,當受大戒。若年未滿二十受大戒,此人不得戒。”玄奘年滿二十即二十一歲受具足戒,正合僧律,而諸家記載包括楊廷福先生所推信的《續傳》都明言其為武德五年(622),如此下推到麟德元年(664),玄奘正為六十三歲,反之,若其卒年為六十五歲,則武德五年受具之時應為二十三歲,這不僅于史傳無征,更與僧制不合。六十五歲說之癥結,蓋在于是。對此,楊先生的解釋是,“武德五年系三年之訛”,“據陳援庵先生《校勘學釋例》的‘形近而誤’,‘五’每易誤為‘三’。”也就是說,玄奘受具之年應為武德三年(620),時玄奘二十一歲,如此既合僧律,又與六十五歲說相符。然則,在沒有充分文獻或實物依據的情況下,斷然否定一切現存文獻“武德五年”之記載,無乃過于獨斷!合上所論,筆者以為,雖六十五歲說亦有一定的依據,尚未能全盤否定,不過,正如陳援庵先生所謂,最為“審慎”可靠的結論,還是六十三歲說,準此逆推,玄奘當生于隋文帝仁壽二年,即公元602年。  玄奘幼時,父親陳慧即授之以傳統的儒家經典。據傳八歲時,父親為其講授《孝經》,至“曾子避席”段,玄奘忽然整衣而起,父親驚問其故,對云:“師有問,曾子即避席起答,今我受父親教誨,又豈能安坐!”對玄奘之早慧,其父驚喜不已,以為其將來必有所成。然玄奘之經業并未能持久,母親宋氏早年亡故,大約在十歲那年,父親陳慧亦棄世而去。遭此變故,玄奘無以為生,遂隨其兄長捷法師入東都洛陽之凈土寺,成為一名少年行者。  十三歲(一說“十一歲”)時,大理寺卿鄭善果奉敕至東都“恒度”,即舉行定期的度僧。玄奘因年齡太小,未能人選,立于公門之側,為善于鑒識人才的鄭善果所發現,經詢問,得知玄奘也想要求度,復問其出家意欲何為,玄奘答道:“意欲遠紹如來,近光遺法。”善果對玄奘的志向與器度都深為嘉許,遂破格錄取了他。這樣,玄奘便得以在凈土寺出家為沙彌,從此正式開始了他的佛門生涯。  ……

內容概要

傅新毅,男,1970年12月生,浙江省桐鄉市人。2001年7月畢業于南京大學哲學系,獲哲學博士學位。現為南京大學中國思想家研究中心副教授。學術興趣廣泛。現主要從事于佛教哲學特別是唯識學的研究。已發表學術論文近二十篇。參著有《西方宗教學名著提要》等。

書籍目錄

《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序第一章 玄奘傳略第一節 出家游學一、少年出家二、遍參講筵三、誓志西游第二節 西行求法一、越憲首途二、萬里孤征三、譽滿五天第三節 譯經弘教一、東歸中夏二、譯布梵典三、開宗慈恩第二章 八識第一節 識、阿賴耶與阿賴耶識一、心、意、識二、“阿賴耶”的雙重語義三、阿賴耶識何以成為必要第二節 阿陀那識與阿賴耶識一、作為執受識的阿陀那識二、作為種子識的阿賴耶識三、《成唯識論》中“阿賴耶識”之語義第三節 玄奘所傳“八識說”的構造一、阿賴耶識(一)所緣與行相(二)相應之心所二、末那識三、前六識第三章 種習第一節 種子說的緣起一、業與業力的存續二、隨眠與纏三、經部的種子說第二節 種子六義與能、所熏四義一、種子六義與名言種、業種的分別二、所熏四義與能熏四義三、同時因果與異時因果第三節 本有與新熏一、種子本有說二、種子新熏說三、本新并建與性習之辨第四章 識變第一節 識顯現與識轉變一、唯識所現:從瑜伽行實踐到認識論原則二、pratibhasa(顯現)與vijnapti(識)三、阿賴耶識之為顯識與識轉變第二節 識四分與識能變一、帶相說與所緣緣的成立二、自證理論與識體四分三、識能變:三能變的架構第三節 相見同、別種與三類境一、因緣變與分別變二、相見同種與相見別種三、三類境:性境、獨影境與帶質境征引文獻索引重要人名索引作者自識

編輯推薦

  《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從歷史的各個時期、各個領域和各個學科(包括文、史、哲、經、教、農、工、醫、政治等等)有杰出成就的人物中,遴選二百余人作為傳主,通過對每個傳主的評述,從各個側面展現那些在不同時期、不同領域中有代表性人物的思想活力和業績,從而以微見著、由具體到一般地勾勒出這段歷史中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總體面貌,揭示其積極因素和消極因素的主要內涵,以利于開門見山、引人入勝地批判繼承、古為今用,也為進一步全面系統地總結中國傳統思想文化打下基礎。《玄奘評傳》為其中一冊,介紹了中國歷史上獨步千古的佛門大師——玄奘的生平事跡,力圖從思想史發展的動態進程、特別是唯識古今學的演進脈絡中來對玄奘思想作出系統的清理與準確的定位,就“八識”、“種習”、“識變”等唯識學基本問題展開了較為深入細致的分析研究。

作者簡介

《玄奘評傳》內容簡介:玄奘是中國歷史上獨步千古的佛門大師。對玄奘的評價從來就陷于這樣的怪圈之中:人們贊嘆其“乘危遠邁,杖策孤征”的驚人業績及由此所帶來的客觀效應,卻諱言甚而貶抑其“截偽續真,開茲后學”而對中國佛教乃至整個中國文化所可能具有的革命性意義。在今天,走出反智主義的自我陶醉,重建知性的空間,已成為東亞傳統回應現代性挑戰的必由之路,我們需要激活的恰恰正是玄奘寓求道于求真的精神!
《玄奘評傳》充分利用藏經文獻,并參考了大量海內外研究成果,力圖從思想史發展的動態進程、特別是唯識古今學的演進脈絡中來對玄奘思想作出系統的清理與準確的定位。在對玄奘生平的若干疑難之點重新予以考辨的基礎上,《玄奘評傳》特別就“八識”、“種習”、“識變”等唯識學基本問題展開了較為深入細致的分析研究。海德格爾說:“文獻史應當成為問題史。”這是《玄奘評傳》致力的方向。

圖書封面


 玄奘評傳下載 更多精彩書評



發布書評

 
 


精彩書評 (總計5條)

  •     西行求法因感各派學說紛歧,難得定論,便決心至天竺學習佛教。貞觀元年(627)玄奘結侶陳表,請允西行求法。但未獲唐太宗批準。然而玄奘決心已定,乃“冒越憲章,私往天竺”,始自長安帠酹,終于王舍新城,長途跋涉十余萬里。貞觀二年正月玄奘到達高昌王城(今新疆吐魯番縣境),受到高昌王麴文泰的禮遇,并結為兄弟。后經龜茲(今新疆庫車)、凌山(耶木素爾嶺)、素葉城、迦畢試國、赤建國(今塔什干)、颯秣建國(今撒馬爾罕城之東)、蔥嶺、鐵門。到達貨羅國故地(今蔥嶺西、烏滸河南一帶)。南下經縛喝國(今阿富汗北境巴爾赫)、揭職國(今阿富汗加茲地方)、大雪山、梵衍那國(今阿富汗之巴米揚)、犍雙羅國(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及其毗連的阿富汗東部一帶)、烏伏那國(巴基斯坦之斯瓦特地區),到達迦濕彌羅國。在此從僧稱(或作僧勝)學《俱舍論》、《順正理論》及因明、聲明等學,與毗戌陀僧訶(凈師子)、僧蘇伽蜜多羅(如來友)、婆蘇蜜多羅(世友)、蘇利耶提婆(日天)、辰那羅多(最勝救)等討信紙佛學,前后共2年。以后,到磔迦國(今巴基斯坦旁遮普)從一老婆羅門學《經百論》、《廣百論》;到至那仆底國(今印度北部之菲羅茲布爾地方)從毗膩多缽臘婆(調伏光)學《對法論》、《顯宗論》;到阇爛達羅國(今印度北部賈朗達爾)從旃達羅伐摩(月胄)受《眾事分毗婆沙》;到窣祿勤那國(今印度北部羅塔克北)從阇那多學《經部毗婆沙》;到秣底補羅國(今印度北部門達沃爾)從蜜多犀納受《辯真論》、《隨發智論》;到曲女城(今印度恒河西岸之勒克)從累縭耶犀納學《佛使毗婆沙》、《日胄毗婆沙》。貞觀五年,抵摩揭陀國的那爛陀寺受學于戒賢。玄奘在那爛陀寺歷時5年,備受優遇,并被選為通曉三藏的十德之一(即精通五十部經書的十名高僧之一)。前后聽戒賢講《瑜伽師地論》、《順正理論》及《顯揚圣教論》、《對法論》、《集量論》、《中論》、《百論》以及因明、聲明等學,同時又兼學各種婆羅門書。歷游五印貞觀十年玄奘離開那爛陀寺,先后到伊爛缽伐多國(今印度北部蒙吉爾)、薩羅國、安達羅國、馱那羯碟迦國(今印度東海岸克里希納河口處)、達羅毗荼國(今印度馬德拉斯市以南地區)、狼揭羅國(今印度河西莫克蘭東部一帶)、缽伐多國(約今克什米爾的查謨),訪師參學。他在缽伐多國停留兩年,悉心研習《正量部根本阿毗達磨論》及《攝正法論》、《成實論》等,然后重返那爛陀寺。不久,又到低羅擇迦寺向般若跋陀羅探討說一切有療三藏及因明、聲明等學,又到杖林山訪勝軍研習唯識抉擇、意義理、成無畏、無住涅盤、十二因緣、莊嚴經等論,切磋質疑,兩年后仍返回那爛陀寺。此時,戒賢囑玄奘為那爛陀寺僧眾開講攝論、唯識抉擇論。適逢中觀清辨(婆毗呔伽)一系大師師子光也在那里講《中論》、《百論》,反對法相唯識之說。于是玄奘著《會宗論》三千頌(已佚),以調和大乘中觀、瑜伽兩派的學說。同時參與了與正量部學者般若多的辯論,又著《制惡見論》一千六百頌(已佚)。還應東印迦摩縷波國(今印度阿薩姆地區)國王鳩摩羅的邀請講經說法,并著《三身論》(已佚)。接著與戒日王會晤,并得到優渥禮遇。戒日王決定以玄奘為論主,在曲女城召開佛學辯論大會,在五印18個國王、3000個大小乘佛教學者和外道2000人參加。當時玄奘講論,任人問難,但無一人能予詰難。一時名震五印,并被大乘尊為“大乘天”,被小乘尊為“解脫天”。戒日王又堅請玄奘參加5年一度、歷時75天的無遮大會。會后歸國。取經路線公元六二八年秋,玄奘進入北印度境, 從那揭羅喝國(阿富汗之賈拉拉巴德)東南山行五百里,至健陀羅國都城布路沙布羅(巴基斯坦白沙瓦市西北)―東北行百余里,渡印度河至布色羯羅伐底城玄奘大師塑像與大雁塔―東南三百多里,至烏鐸迦漢荼城(巴基斯坦阿托克之北,印度河渡口)―北涉山川行六百余里,入烏仗那國(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杜西里山西北)―南渡印度河。至坦叉始羅國(巴基坦拉瓦爾品第周附近)―東南山行五百里,至烏刺尸國( 巴基斯坦東北境) ―東南登危道度鐵橋行千余里,至迦濕彌羅國(故都在今克什米爾印度控制區之斯利那加)―西南逾涉山澗行七百余里,至半嗟國(今克什米爾的朋奇)―東行四百余里,至遏羅?^補羅國(今克什米爾西南端的拉加奧利)―東南下山渡水行七百余里至磔迦國(巴基斯坦旁遮普地區)。故城奢羯羅(錫爾亞科特)―東行五百里,至那仆底國(印度旁遮普邦費羅茲普爾)―東北行百五十里,至達那國(印度旁遮普邦賈朗達爾)―東北行七百余里,至屈露多國(印度北部西姆拉之西北)―南行七百余里,越山度河至設多圖盧國(印度北部沙特累季河流域)―西南行八百余里,至波里夜坦羅國(印度北方邦貝拉特地區)入中印度境―東行五百里,至秣兔羅國(印度馬土臘西南的馬霍里)―東北行五百余里,至薩他泥濕伐羅國(印度旁遮普邦的塔內沙爾)―東行四百余里,至祿勤那國(印度北部羅塔克之北)―河東行八百里,渡河東岸至秣底補羅國(印度北部羅希爾坎德的曼達瓦爾)―北行三百余里,至婆羅吸摩補羅國(印度北部加爾瓦爾地區)―東南行四百余里,掣坦羅國(印度北部拉姆那加爾)―南行兩百余里、渡河,西南至毗羅那拿國(印度北方別爾沙爾)―東行兩百余里,至劫比他國(印度法魯卡巴德)―東南行兩百余里,至時稱霸五印的戒日王直接統治的羯若鞠阇國(曲女城國,印度恒河與卡里河匯流處的卡瑙季)―東南行六百余里,渡恒河,南至阿喻陀國(印度法特普爾的阿普依)―東行三百余里,北至阿耶穆法國(印度北部貝拉和賴巴雷德一帶)―東南行七百余里,至缽羅耶伽國(印度北方邦阿拉哈巴德,戒日王每五年一次的無遮大會在此舉行)―西南入大森林,行五百里,至僑賞彌國(印度阿拉哈巴德西南約五十公里的柯散)―東行五百余里,至索迦國(印度畢塞浦爾)―東北行五百余里,至室羅伐悉底國(舊稱舍衛城,印度北部巴爾蘭普爾西北約二十公里處,有給孤獨園,為中印度,佛說法行道的重要場所)―摩揭陀國(印度比哈爾邦的巴特那和伽耶(格雅)地區,都城為王舍城今印度臘季吉爾以北數公里處)。摩揭陀國的王舍城和拘薩羅國的舍衛城為玄奘大師塑像與大雁塔佛陀一生居住,傳道時間最長的地方。公元六三一年,玄奘終于到達他向往已久的摩揭陀國那爛陀寺,時約十月初,這是他離開長安的第五年,那爛陀寺故址在今印度比哈爾邦巴特那縣的巴爾貢村。今遺址旁建有玄奘紀念堂,為1956 年周恩來訪印時中國捐資三十萬建的。年( 唐貞觀元年) 八月自長安出發―秦州(今天水)―蘭州―涼州(武威)―甘州(張掖)―肅州(酒泉)―瓜州(安西)―渡葫蘆河(窟窿河)。至唐玉門關(安西縣城東五十公里疏勒河南岸雙塔堡)―沿葫蘆河上溯十里許過關―過五烽。行八十余里到第一峰(白墩子)―避開第二烽(紅柳園)第三烽(大泉)。直抵第四烽(馬蓮井)―繞過第五烽(星星峽),便出了當時大唐帝國控制的疆域―往西北行百余里沙漠,水盡,險些喪命―行徑八百里瀚海(莫賀延磧)到達伊吾(哈密)―白力城(鄯善)―高昌王城(吐魯番)―無半城(布干臺)―阿父師泉(托克遜縣阿拉本布拉克),宿于泉側―西上銀山(天山南脈庫木什山,南北疆之界線)―入阿耆尼國(焉耆縣)―王城(焉耆縣城四十里舊城)。渡孔雀河,過鐵門關,輪臺,入屈支國(龜茲,今輪臺,庫車縣境)―西行六百里,至跋祿迦國(阿克蘇)―西北行三百里至凌山(阿克蘇境內烏什城西部的天山別迭里山口,海拔4284 米,出山口即出今中國境,經七晝夜翻越險峻的冰山,從高昌帶來的小徒弟死2 個,兵卒凍斃十之三四)―山行四百里,至大清池(吉爾吉斯斯坦西北部伊塞克湖,亦稱熱海)―沿湖西北行五百里,至素葉城(亦稱碎葉,今吉爾吉斯之托克馬克西南八公里處)―西行四百里,至千泉―西行一百五十里,至邏斯城(今哈薩克斯坦江布爾城)―南行十余里,至小孤城(三百余戶的小城,均為突厥劫掠而來的中國人)―西南行兩百里,到白水城(烏孜別克斯坦塔什干東北)―西南行兩百里,至恭御城―南行五十里,至赤建國(烏茲別克塔什干地區汗阿巴德)―西行兩百里,至赭時國(今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城西五十公里處)―南行千余里,至沛汗國(烏茲別克斯坦與吉爾吉斯斯坦之間)―西行千余里,至堵利瑟那國(塔吉克斯坦費爾干納盆地)―西北行入大磧(今錫爾河與阿姆河之間大沙漠)―行五百余里,至颯秣建國(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北三公里處,其內城東門叫中國門)―西行三百余里,至屈霜你迦國(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西北一百公里處)―西行兩百里,至喝捍國(烏茲別克斯坦扎木博爾)―西行四百里,至捕喝國(烏茲別克斯坦布哈拉)―西四百里,至伐那國(烏茲別克斯坦篾爾甫)―西五百里,至貨利習彌迦國(烏茲別克斯坦基華城)這里已近咸海,為玄奘行程中的最西之地―西南三百余玄奘塑像里,至羯霜那國(烏茲別克斯坦以南的沙赫里夏勃茲)―西南行兩百余里入山,重登帕米爾高原,先前翻越蔥嶺是走的高原東北邊緣進入西突厥,如今則要翻越它的西部邊緣才能到達北印度―山行三百里,至古代中亞向南的重要交通孔道,帕米爾高原的險要隘口―鐵門關(烏茲別克斯坦南部達爾本特之西)―出鐵門,至睹貸羅國故地,沿河岸而行至坦蜜國(烏茲別克斯坦南界鐵爾梅茲)―東南行數百里至活國(阿富汗北部昆都士)―西行數百里,至縛喝國(阿富汗馬扎里沙夫以西之巴爾赫)―南行入揭植國(阿富汗得哈斯城)―東南入大雪山,山行六百里,入梵衍那國(阿富汗之巴米揚,有被塔利班炸毀之一百四十五尺的巴米揚立石佛像)―東南行兩百余里度大雪山,至小川澤出梵衍境,翻越黑山,至迦畢試國(阿富汗喀布爾流域)―東行六百里,越黑嶺,進入當時的北印度境,至濫波國(阿富汗東北的拉格曼省)―南行渡河,至那揭羅喝國(阿富汗之賈拉拉巴德)。
  •     大雁塔大雁塔位于陜西省西安市南郊慈恩寺內,是全國著名的古代建筑,被視為古都西安的象征。是玄奘大法師從印度(古天竺)取經回來后,專門從事譯經和藏經之處。因仿印度雁塔樣式的修建故名雁塔。由于后來又在長安薦福寺內修建了一座較小的雁塔,為了區別,人們就把慈恩寺塔叫大雁塔,薦福寺塔叫小雁塔,一直流傳至今。大雁塔平面呈方形,建在一座方約45米,高約5米的臺基上。塔七層,底層邊長25米由地面至塔頂高64米。塔身用磚砌成,磨磚對縫堅固異常。塔內有樓梯,可以盤旋而上。每層四面各有一個拱券門洞,可以憑欄遠眺。長安風貌盡收眼底。塔的底層四面皆有石門,門桅上均有精美的線刻佛像,傳為唐代大畫家閻立本的手筆。塔南門兩側的磚龕內,嵌有唐初四大書法家之一的褚遂良所書的《大唐三藏圣教序》和《述三藏圣教序記》兩塊石碑。唐末以后,寺院屢遭兵火,殿宇焚毀,只有大雁塔巍然獨存。大雁塔(8張)另一說,大雁塔建于唐高宗永徽三年,因坐落在慈恩寺內,故又名慈恩寺塔。慈恩寺是唐貞觀二十二年(648)太子李治為了追念他的母親文德皇后而建。大雁塔初建時五層,表面磚砌,土心,后來塌毀,重建時為十層,唐武則天長安年間(701—704年)改建成為樓閣式的青磚塔,七層,平面呈正方形,由塔基和塔身兩個部分組成。塔基邊長48米,高4.2米,其上是塔身,邊長25米,高59.9米,塔基和塔身通高64.1米。塔身各層壁面都用磚砌扁柱和闌額,柱的上部施有大斗,并在每層四面的正中開辟磚券的大門。塔內的平面也呈方形,各層均有樓板,設置扶梯,可盤旋而上至塔頂。明代在塔外包砌一層厚磚,磨磚對縫,堅固異常。大雁塔初建時為磚表土心五層方塔,后改造為七層方形樓閣式,唐大歷年間再改為十層,到明代,又以磚面加砌唐塔之外。現塔身通高64米,每層為仿木結構,底層門楣有精美的線刻佛像,西門楣為阿彌陀佛說法圖,圖中刻有富麗堂皇的殿堂。塔底層南門內的磚龕里,嵌有兩通石碑:《大唐三藏圣教序》和《大唐三藏圣教序記》,都是由唐代著名的書法家褚遂良書寫的,字體清秀瀟灑,是唐代的兩通名碑。西面石門楣上有唐刻建筑圖案和佛像等線刻畫,畫面布局嚴謹,線條遒勁流暢,傳說出自唐代著名畫家閻立本和尉遲乙僧之手,是研究中國古代建筑的重要資料。大雁塔在唐代就是著名的游覽勝地,因而留有大量文人雅士的題記,僅明清時期的題名碑就有二百余通。至今,大雁塔仍是古城西安的標志性建筑,也是聞名中外的勝跡。國務院于1961年頒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中國首幅《大唐玄奘傳》銅雕壁畫由中國銅領域第一人朱炳仁制作完成。編輯本段佛教三藏佛教中有三藏之說,即:1、經藏,音譯素怛纜藏、修多羅藏,意譯契經藏。佛所說之經典,上契諸佛之理,下契眾生之機;有關佛陀教說之要義,皆屬于經部類。2、律藏,音譯毗奈耶藏、毗尼藏,意譯調伏藏。佛所制定之律儀,能治眾生之惡,調伏眾生之心性;有關佛所制定教團之生活規則,皆屬于律部類。3、論藏,音譯阿毗達磨藏、阿毗曇藏,意譯作對法藏。對佛典經義加以論議,化精簡為詳明,以決擇諸法性相;為佛陀教說之進一步發展,而后人以殊勝之智慧加以組織化、體系化的論議解釋。論藏又稱論部,與摩呾理迦(或摩得勒伽,意譯作本母、論母)、優波提舍(意譯作論議)具有密切之關系。通曉其中一門者,對應以“師”之頭銜,即:精通經藏者尊為經師,精通律藏者尊為律師,精通論藏者尊為論師。只有同時通曉三藏者被尊為三藏法師,簡單說就是比丘中最高學歷,或終生成就獎一類,歷代有多名三藏法師,如玄奘大師、鳩摩羅什大師、智者大師、杜順和尚、印順大師…等等,其中以玄奘最有名,世俗影響最大,又因其取回經書譯時都標有“大唐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字樣,因此民間提到三藏法師多聯想至“唐三藏”、玄奘之名。
  •     貞觀十九年正月二十五日,玄奘雕像玄奘返祗長安。史載當時“道俗奔迎,傾都罷市”。不久,唐太宗接見并勸其還俗出仕,玄奘婉言辭謝。爾后留長安弘福寺譯經,由朝廷供給所需,并召各地名僧20余人助譯,分任證義、綴文、正字、證梵等職,組成了完備的譯場。同年五月創譯《大菩薩藏經》20卷,九月完成。貞觀二十年正月,玄奘譯出無著《顯揚圣教論》20卷;并口述由辯機筆受完成《大唐西域記》。同年尚譯出《解深密經》、《因明入正理論》,推進了因明在中國的發展,嗣又奉敕將《老子》、《大乘起信論》譯作梵文,傳于印度。二十二年五月譯出《瑜伽師地論》100卷,并請太宗作經序。十月,譯出《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不久,大慈恩寺落成,玄奘遂奉敕入住任上座,并悉心從事翻譯佛經。永徽三年(652),奏請建塔以安置經像,經高示敕許,乃于大慈恩寺西院營建雁塔。玄奘“親負簣畚,擔運磚石,首尾二周(年),功業始畢”。顯慶三年(658)移居西明寺,因常為瑣事所擾,遂遷居玉華宮(即陜西銅川焦坪煤礦),致力譯經。顯慶五年,始譯《大般若經》。此經梵本計二十萬頌,卷帙浩繁,門徒每請刪節,玄奘頗為謹嚴,不刪一字。至龍朔三年(663)終于譯完這部多達600卷的巨著。此后,玄奘深感身心日衰,及至麟德元年(664),譯出《咒五首》1卷后,遂成絕筆。同年二月逝世。據載,玄奘前后共譯經論75部,總計1335卷。所譯之經,后人均稱為新譯。身后之事玄奘死于唐高宗麟德元年(664,《舊唐書》本傳作顯慶六年,661),圓寂于長安玉華宮,葬于白鹿原。后遷至樊川。墓地毀于黃巢起義,頂骨遷至終南山紫閣寺,公元988年被僧人可政帶回南京天禧寺供奉。1942年,日本侵略軍在原大報恩寺三藏殿遺址處,挖掘出一個石函,石函上刻有文字,詳細記載了玄奘頂骨輾轉來寧遷葬的經過。由于玄奘頂骨的名聲顯著,各地都想迎請供奉,致使玄奘靈骨一分再分。1943年12月28日,玄奘頂骨舍利在“分送典禮”后被分成三份,分別保藏于南京汪偽政府、北京和日本。此后,汪偽政府把掌握的這部分被分別供奉在雞鳴山下的偽政府中央文物保管委員會和小九華山(今南京玄奘寺的所在地)。而文物保管委員會保管的這部分,在1973年后,被迎至靈谷寺佛牙塔中供奉。而北京迎請的那部分被分為四份,一份供奉在天津大悲院,1957年被轉贈給印度總理尼赫魯,被安放在印度那爛陀寺的玄奘紀念堂中;一份供奉在北海觀音殿,“文化大革命”被毀,第三份則被供奉到成都文殊院;最后一份被供奉到廣州六榕寺,亦在“文革”中被毀。被日本請回的那份,先是安奉在東京增芝上寺,后被移至慈恩寺。1955年,從這份舍利中分出一份,被迎請到臺北日月潭玄奘寺供奉。而后,日本的那份又被分出一份,迎請到日本奈良的三藏院供奉。第八份玄奘舍利供奉在臺灣新竹玄奘大學,1998年迎請至南京靈谷寺。2003年,西安大慈恩寺又從南京靈谷寺迎請了一份玄奘大師頂骨舍利安奉在新建的玄奘三藏院大遍覺堂中。如今玄奘舍利在南京玄奘寺、南京靈谷寺等全世界九個地方被供奉。相對而言,南京九華山的那份舍利,自1943年封存后,就一直留在三藏塔下,沒有動過,最為完整。如今,南京在九華山原青園寺、法輪寺遺址,重建了玄奘寺,玄奘大師的頂骨舍利成為該寺鎮寺之寶。生平事跡見慧立、彥悰撰《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及《續高僧傳·玄奘傳》。由于他的取經活動受人欽佩,使他后來逐漸變為神話中的人物。唐中葉就有關于他的傳說,宋代出現《大唐三藏取經詩話》,明代吳承恩又有《西游記》,使唐僧在中國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編輯本段卓越貢獻創立學說①五種姓說。進一步發揮了印度戒賢一系五種姓說,即把一切眾生劃分為聲聞種姓、緣覺種姓、如來種姓、不定種姓、無種姓。認為根據人的先天素質可以決定修道的結果。玄奘在此總賅印度諸家的學說,對五種姓說作了系統的闡述。②唯識論。玄奘及其學派主張,世界上的一切(包括人類的自我)皆非獨立存在的,而是由人們的意識變現出來的,即所謂“唯識所變”。最根本的意識稱作“阿賴耶識”,是世界各種事物、現象的一切“種子”,是宇宙的本源。研究唯識論的重要著作,除《成唯識論》外,有“唯識三大部”,即窺基的《成唯識論述記》、慧沼《成唯識論了義燈》、智周《成唯識論演秘》。③因明。因明在印度瑜伽學系中就十分發達。世親之后,經過陳那和護法的發展,因明和唯識學說就緊密地結合。玄奘在此基礎上又有新的發展。他在印度提出了“真唯識量”。回國以后,除翻譯了因明的主要著作外,并對因明辯論、論證的性質作了精細的發揮,深化了因明立量的方法,又地立破的理論進行了精細的分析。翻譯佛經另外,從玄奘由翻譯而傳播的學說看來,綱舉目張充分反映了公元五世紀以后印相關書籍度佛學的全貌。當時印度那爛陀寺等處的佛學,已顯然分為因明、對法、戒律、中觀和瑜伽等五科。他于明科譯出《理門》和《入正理論》,樹立了在論議基礎上的佛家邏輯軌范。于對法科,聲聞乘方面以《俱舍》為中心,在它以前有根本的“一身六足”和《婆沙》等論,以及其后發展的《順正理》、《顯宗》等論,他都原原本本地傳譯了出來;大乘對法譯出了《集論》和他的注書《雜集論》,顯示對法經不同于瑜伽論的特點,并指示大小對法相通的途徑。于戒律科,譯傳大乘唯一的《瑜伽菩薩戒》,并輯出《受戒羯磨》以為實行的規范。于中觀科,特別譯出護法的《廣百論釋》,以見瑜伽系貫通中觀的成就。于瑜伽科,則“一本(《瑜伽》)十支(《顯揚》、《莊嚴》等)”,差不多全部譯出,如上所舉,可以說那爛陀寺最盛時期所傳承的佛學精華,基本上已都由玄奘譯傳于中土了。大唐西域記唐太宗得知玄奘回國,在洛陽召見了他,并敦促他將在西域、印度的所見所聞撰寫成書。于是玄奘口述,由弟子辯機執筆的《大唐西域記》一書,于貞觀二十年(646年)七月完成了。《大唐西域記》分12卷,共十余萬字,書前冠以于志寧、敬播兩序。卷一記載了今天新疆和中亞的廣大地區,是玄奘初赴印度所經之地。卷二之首有印度總述,然后直到卷11分述五印度的各國概況,其中摩揭陁一國情況占去了8、9兩整卷的篇輻。卷12記載了玄奘返國途中經行的帕米爾高原和塔里木盆地南緣諸國概況。《大唐西域記》記載了東起我國新疆、西盡伊朗、南到印度半島南端、北到吉爾吉斯斯坦、東北到孟加拉國這一廣闊地區的歷史、地理、風土、人情,科學地概括了印度次大陸的地理概況,記述了從帕米爾高原到咸海之間廣大地區的氣候、湖泊、地形、土壤、林木、動物等情況,而世界上流傳至今的反映該地區中世紀狀況的古文獻極少,因而成了全世界珍貴的歷史遺產,成為這一地區最為全面、系統而又綜合的地理記述,是研究中世紀印度、尼泊爾、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國、阿富汗、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等屆、克什米爾地區及我國新疆的最為重要的歷史地理文獻。[2]

精彩短評 (總計6條)

  •     書還是很厚的,作者學識可謂淵博,就是看不懂,考據很給力,以后再研究
  •     研究玄奘的頂尖之作,史地考證詳細,理論分析嚴密,清晰,學術視角廣闊
  •     簡直是扛鼎之作
  •     只看了第一章的玄奘傳略,后面關于佛教概念的辨析就真的頭疼看不懂了。玄奘法師真偉大。
  •     作者唯識學的造詣深厚,但要看懂,實在不容易。
  •     傅新毅
 

外國兒童文學,篆刻,百科,生物科學,科普,初中通用,育兒親子,美容護膚PDF圖書下載,。 零度圖書網 

零度圖書網 @ 2019

25选5